{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我的小姑娘目录 > 第两百零一章 略略交手

第两百零一章 略略交手


    直至,我一头撞在十分坚硬的角质物上时。。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耳畔,忽的传来水声。

    “滴答”

    “滴答……”

    水滴声像是滴落在宽阔的‘洞’中般,听着悠远,却又很近。

    人的天‘性’本就怕黑,哪怕经历过如此多,那种惧怕黑暗的本能再次侵蚀着我,手掌不住颤抖。

    原地停留,躯体僵硬了十数秒钟。

    我此时就像个瞎子,举目四望,依旧黑漆漆一片,找不到方向。

    短暂的躯体僵硬,强压下剧烈跳动的心脏,或许说是灵魂‘波’动更为合适些,我终是抬起手,触碰着角质物。

    有点滑,有些湿润,更是些许硬。

    我无法做出有效判断,只能顺着潜意识,单手抚‘摸’着角质物,一路向前行去。

    有趣的是……原先显得悠远而近的水滴声,此时却呈现出近而悠远的感知。

    一股很是狂嚣的‘阴’风,陡然间呼啸而至。

    道火护着我的躯体,‘阴’风很狂,与道火僵持了数秒钟,方才徐徐散却。

    前行了很久,嗯……我感觉前行了好久。

    当我的左掌,在一面柔滑的角质物上抚‘摸’时,一头动物的模样,在我脑海中逐渐清晰。

    有一对竖耳,面上有须,眸瞳圆而小,长着一条近半米的尾巴。

    这般被角质物包裹的‘尸骸’,足足有几十具。

    漆黑的空间中,脚步略显凌‘乱’,我不知道下一秒是否会蓦然掉下去,内心慌张而严阵以待。

    水滴声不再悠远,它滴在我鼻尖上,并未被道火阻碍。

    抬起头,眯着眼,努力想要将视线集中一点,可是入眼尽是满目漆黑之‘色’。

    立于原地不动弹,任由水珠滴落鼻尖,碰撞出更多细小的水渍,我终于冷静了下来。

    极有可能,我被‘蒙’蔽了视觉。

    传闻,黄鼠狼有此种本领,会令人不知不觉着了道,陷入莫名恐慌中。

    普通人,若承受不起,轻则大病一场,重则神志不清甚至死亡。

    世间,有好鬼,也有恶鬼;万物分‘阴’阳,同样道理,‘精’怪也分好坏。

    一般而言,你得罪了鬼怪,能够修行的鬼怪,正常不会对你下死手,通常是戏‘弄’一番满足被你得罪的不满。

    (也许有人会说,鬼怪哪有善类?拜托,这是21世纪,不要那么‘迷’信好嘛!)

    如今,我可以确认一件事。

    并非被鬼物勾魂,而是‘精’怪,实力强如鬼将级别的‘精’怪。

    “干您娘,不分青红皂白,不经过老子同意,就将老子掳走,皮最好绑紧点。”我心中不忿,口气恶狠狠地骂道。

    略微出了口恶气,闭上双目,任由水珠滴落。

    继而前行了不久,单手‘摸’到了一团凸起的东西,巴掌大,一掌足以覆盖。

    奇怪……竟然没有角质物,有点软,还有凸点。

    这份手感,在我记忆中绝‘逼’有见过……哦不,是‘摸’过,挠着脑袋。

    “哦?”我猛然提高了分贝。

    在我记忆里,这事物我在高雯和凡姐身上领略过。

    手感不错,大小刚刚好,就是‘摸’着冰凉冰凉,像是在抚‘摸’一块冰‘玉’。

    ‘摸’索了一会,过足了瘾,我开始觉得无聊了,算算日子有一两个星期没见过我家凡姐了,她不知道怎么样了。

    细细思索了数分钟,现如今,只能强行动用道火烧毁一切。

    手臂一抬,‘阴’阳火狂暴,横扫了一片空间,虽然我看不到。

    似乎还不够?

    我受够了像个瞎子似得,举目皆是漆黑一片。

    以我为中心,盛烈的‘阴’阳火轰炸一切,火焰炙烤的范涛不断扩大,到了某个极点。

    “咔嚓”

    奇异的破裂声响。

    光线缓缓出现,我突然瞳孔一片恍惚,不由得微眯着眼睛。

    我是魂魄状态,照理说光线对我产生不了威胁才是,为何我宛若有‘肉’身时一般,双眸经受不住强烈的光线?

    当高升的‘玉’兔光华洒落,我逐渐适应了。

    “哧”

    我倒吸口冷气。

    眼前的景象,与Z市发生的恐怖现象如出一辙。

    我在一条峡谷中,在我两旁是黝黑发亮的石壁,凹凸不平的表面。

    散落在我四周的,竟是一头头不同种类的动物躯体,而在我眼前,是一位妙龄少‘女’,只有她不曾被冰层覆盖。

    她的瞳孔异常清澈,玲珑有致的身材,眉如远黛,秀鼻‘挺’立,小嘴紧闭,双‘唇’红润有光泽。

    只是,她的灵魂离开了驱壳。

    这不过是一具尸体罢了。

    我无辜的看了一眼双手,心中暗暗祷告:“罪过罪过,玷污了你们。”

    收回心神,我开始仔仔细细打量这一片地带。

    不曾有风流动,说明这是一片死灵地带,惨烈的‘阴’气封住了峡谷出入口,导致清风无法吹入谷中。

    我开始好奇,究竟何人要见我。

    所有的一切,可以理解为考验,因为从我苏醒到现在,暗中有一道双眼在注视着我,我虽然不知道在何方,但我的第六感一直如是感觉。

    “既然老子破了你的障眼法,该出来见面了吧?”我的声音回‘荡’在峡谷中,直至越升越高,逐渐缥缈。

    “啪啪啪”

    一连串掌声传来,身前空间泛起涟漪,一个人无声无息现身。

    “不愧是身兼尊者‘阴’阳火的传承者,黄某佩服。”

    “这就是你将老子魂魄勾来的理由?”

    我不给来人机会说出第二句话,因为老子着实不爽。

    借着明月高挂,夜朗星稀的机会,单手捏着月决,一轮弯月陡然浮现与指尖。

    单手捏月决,另一手把控弯月。

    “哧喇”

    弯月化作银‘色’闪刃,斜砍向对方脖颈。

    自称黄某的人,身后蓦然长出一条‘毛’茸茸的大尾巴,‘精’准而准确的拍在弯月上。

    成片银‘色’光点自弯月上脱离,看起来blingbling,有些美丽。

    我冷笑,一击不成并未打散我的战意。

    一个不行,老子来十个!

    弯月急速转动,同时本体剧烈抖动。

    高悬天穹的明月,落下一缕又一缕银‘色’月华,注入弯月。

    弯月霎时间分出九道分身。

    我‘精’神力足够强大,每一轮弯月与我魂魄有着联系,同时控制十轮弯月,杀向对方。

    一时间,银‘色’虚影在黄某人周遭闪动,寒气十足。

    而在我眼里,黄某人从始至终不曾动弹过,以我的目力却只堪堪看得见在他身后,一条黄‘色’大尾巴挥舞出诸多虚影。

    速度快到极致。

    看其神态,轻松写意。

    草!遇到对手了。

    我忍不住暗骂,这一次再度从每一轮弯月上分裂出一道分身。

    控制着二十轮银‘色’弯月,凌冽的广寒气叱咤此地。

    黄某人同时加大了力道,每一次大尾巴拍击,均能将一轮银月打飞。

    此地的动物尸骸,偶有被银月横切而过,端口整齐。

    唯独,那具立身于我与黄某人之间的‘女’人尸体,完好无损。

    他,似乎很在意这具尸体。

    我看出了对方意图,‘操’纵银月密布在‘女’子身边转动。

    一方面,是为了限制对方突然下狠手;另一方面,同时控制二十轮弯月,对我的‘精’神压力外加消耗,是巨大的。

    “你敢!”

    黄某人大眼一瞪,他的本体也因为盛怒之下,心气不平衡,在那一瞬间显化而出,尽管下一秒他重新保持着人形。

    “黄鼠狼!”

    我耐人寻味一笑:“怎么?如此在意这具尸体?”

    黄某人并不答话。

    “也罢,把你的意图说出来,约我来此地,想必是有事相求吧?那就对老子客气点!”

    撤去幻化出得十九轮银月,余留一轮,绕着此‘女’的尸体转动。

    广寒气将其体表染上了一层淡薄寒霜。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