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种田吧贵妃目录 > 382 伤筋动骨

382 伤筋动骨


    382

    这傻货不傻了,更惹人厌烦了。。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陈虎上‘门’是腆厚着脸皮来的,心里本就胳应。可如今钱,钱比不过人家;人,人也没有人家的硬;连拳头更不是人家的对手。一阵憋屈,再看到陈澈瞟向自己的眼神儿,那是鼓励自己勇敢向前冲的作死眼神,他那股子邪火顿时就上来了。

    他娘的,这是亲儿子?

    就他这小胳膊短‘腿’,不够人家两手指头一捏古的,对上柴家大傻子只有他挨揍的份。这货不知道是不是傻了太多年,哪怕都说他好了,浑身也带着一股不可一世的狂劲儿。好像在他那儿杀人都不犯法似的。

    他是暗地里‘阴’损着没少使,可是从来都是见不得光的,摆在台面上明刀明抢向来就不是他的风格。

    “你哭?你还有脸哭了?你多大个人了,欺负小‘奶’娃子?你娘是这么教育你的?!”陈虎气急败坏地踢了陈澈一脚,这一脚让刚刚安静下来的陈澈再度放开嗓‘门’大声哭了起来。

    柴银杏一看不干了,旁的她都能忍,打她的孩子绝对不行。

    “你干什么?!”她横眉立目,“你打不过柴老四拿我儿子撒什么气?!你再我儿子一根儿手指试试,我跟你拼命。”说完就要往陈虎身上扑,她打不过柴四郎,还打不过个瘦的跟根儿柴火的陈虎?

    这是在柴家,哪怕陈虎再恼羞成怒也不敢造次,这些年他算看明白了,人家自己家里怎么掐都行,可是对外人他们那可是相当护短。

    于是对着几乎发狂的柴银杏愣是不敢还手,左躲右闪也不见人来拉架,心头那口老血都要喷出来了。

    这是一家什么人啊,夫妻打架连劝都不带劝的吗?!

    这娘们,惯的她!

    等回家再收拾她!

    “行了行了,这么多人呢,你不嫌丢人啊。”

    柴家人上上下下就看他在那儿耍猴戏假的,以前瞧不起他们,连‘门’都不登,现在看他们家过好了,颠颠过来了,呸,已经不是他能高攀得起的了。

    “你们夫妻这是来我们家打架来啦?”柴二嫂幸灾乐祸,以前都是她围着柴家大姑娘屁股后面转,还得不着什么好脸,她可都记心上呢。

    “这大过年的,要闹也别回娘家来闹啊,让街坊邻居听去了,像什么样子?”

    有她还需要什么邻居?

    就她一个人顶一村人的舌头!

    柴银杏怒不可遏,看她在陈家没地位了,都敢骑她头上拉屎了,就柴二嫂那在以前就是个狗‘腿’子,现在居然也敢嘲讽她了!

    “行了!”陈虎狠狠甩开柴银杏,脸都让她给丢尽了。

    “姐夫,你也不用在我们家耍威风,真要对大姐不满,也是你们俩的事,回家关上‘门’解决。却没必要在我们柴家打孩子、摔媳‘妇’的,摆这架式给谁看呢?”柴海棠出声道,平日她怼柴银杏没商量,各种看不惯,可是更看不惯的是这两口子一个黑脸一个白脸跟他们这儿做戏。

    “柴家可不是你想怎样就怎样的地方。”

    陈虎几年没来,不成想柴海棠就从一个软糯可爱的小‘毛’孩儿长成了牙尖嘴利的大姑娘,再不是围着他姐夫长姐夫短要吃的的孩子了。

    “海棠啊……”

    陈虎刚想缓和一下气氛,就听木墩儿脆声道:

    “我不是‘奶’娃娃,我已经四年了,早断‘奶’了——我师父说,有理不在声高,有志不在年高,我年纪小,可是讲道理,做不来胡搅蛮缠的事,这位大爷(轻声)你可别瞧我年纪小就说我。”

    哪来的熊孩子,眼瞅着这篇就掀过去了,他又提起来!

    陈虎咬牙,眼角余光扫到柴榕那张冷脸冷冰冰地对着他,他立马又怂了。

    他开始有点儿后悔了,算计贵妃到底值不值——她倒没什么,大家玩儿的是心眼,可没有‘性’命之攸。不像柴家大傻子似的,不管不顾,动不动就伤筋动骨。

    “有爹在,我倒要看看谁敢。”柴榕大掌抚上木墩儿的头,义无反顾地撑腰。

    按说木墩儿实际年纪比柴榕要大得多,顶讨厌被人‘摸’头,可是这时柴榕的这只手木墩儿却是怎么也不反感。有这么个事事为自己出头的爹,天天把他脑袋当球‘摸’他也乐意!

    每个熊孩子背后都有个熊家长!

    真不愧是姐弟俩,惯起孩子来倒是如出一辙。

    陈虎被怼的无语,只好装作没听见,装作听不懂,装作不知道针对的就是他。

    “……我大孙子真厉害,才跟着师父学了多久,懂的这么多了。”柴老太太颇为欣慰。

    她也知道自家闺‘女’做事不地道,家里人都有怨言,要跟以前像没事儿人似的那不现实,怎么着也得让人发泄发泄情绪。

    “好了,都别闹了——银杏,你们两口子也是,有事回家关上‘门’说,别在这儿闹腾。既然回家来过年,就要有个和气的样子。”

    “都别傻站着了,赶紧坐吧。‘女’人们跟我来,咱有厨房的活儿忙,让他们男人先聊着。”

    陈虎表示,他也想去厨房忙活,可不想对着柴家大傻子呢。

    不过,这话他不敢说,也不好意思说。

    就这样,柴老太太平息了一场‘唇’枪舌剑,领着柴家闺‘女’媳‘妇’挤到了厨房忙活。

    大过年的,储备的食材本就十足,再加上柴银杏两口子特意修好,带来的食物和礼品竟是比前十几年加起来的都要多。一大家子‘女’人忙活了大半个下午做了满满一桌子的菜,临近酉时(下午5时——7时)才终于开始,摆了满满的一大桌子。

    长辈们坐一桌,柴海棠则带着各家的孩子们去另外房间单独开了一小桌。

    木墩儿却借着害怕陈澈打人,黏着柴榕坐到了大人桌。

    柴银杏脸都紫了,死小孩有爹生没娘教的,这么讨人厌爱告黑状。有他那护犊子的爹,他们家阿澈也得敢啊。

    她心疼,把他家阿澈都给吓的不敢拿正眼儿看柴榕了!

    吓破了胆算谁的?!

    “这些年来生意繁忙,年节基本我都在外边跑生意,极少过来咱们一家团圆,今年生意惨淡,倒给了我和家人团圆的机会,也是有得有失。在此,我先敬大家一杯,大家过年好。”

    陈虎把在外面做生意那一套端上了饭桌,没人接他话茬他就自己起头:

    “还有也是重要的一个原因,”他突然将脸转向贵妃,“我要当着全家人郑重向四弟妹道歉,当时是我误信了小人言,起了不该有的心思。如今我和你大姐也受到了惩罚,希望四弟妹……大人有大量,高抬贵手,就原谅我们这一次。”

    贵妃挑眉,终于开始了。

    酒无好酒,宴无好宴,从柴银杏两口子进得‘门’来,她就晓得他们的目的定然不单纯,经过了长长的铺垫,柴银杏自以为的隐忍,终于在饭桌上正式开始了。

    他们……真有耐心,倒是不嫌铺垫的太长。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