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鉴宝金瞳目录 >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金属液

第一千六百七十四章 金属液


    叶尚看向父亲,满面不解,“父亲,为什么要给他?”

    “你觉得不应该给?”叶覃问道。。更多最新章节访问:ШЩЩ.⑦⑨XS.сОМ 。

    叶尚点头,“压根不该给,我记得小时候,你带着我去宝库,曾经指着那枚宝玺告诉我,这枚宝玺是先祖所做,如果能够窥探里面藏有的秘密,可以天下无敌!”

    “如果真是能够天下无敌,咱们叶家还会失去‘洞’天的主导权吗?如果真是藏有天大的秘密,数百年来,我们叶家能够发现不了吗?”

    叶覃也不知道想到了什么,一下子‘激’动起来,他讲了两句,自己也是反应过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

    叶覃开口道:“行了,那是我小时候,我爷爷告诉过的事情,这么多年过去,我没有发现任何秘密,你也没有发现,我怀疑,这压根是他当年骗我的!”

    叶尚瞪眼,“这……怎么可能?曾祖父为什么要骗你?”

    叶覃摆了摆手,“好了,回去好好修炼,以后我们也算是罗浮‘洞’天的人了,我们叶家恐怕会遭到他们打压,只有你实力强大了,我们叶家才能真正保存实力!”

    “尽管现在罗浮的人待叶家尚且算是不错,但这只是刚刚招安,想必他们也不敢怎么样,以后他们想要真正控制番西‘洞’天,必然要搬开我们叶家这块绊脚石!”

    “尚,我希望你到了罗浮之后,能够记住你的使命,不要忘记了叶家!”

    听到父亲说得凄凉,叶尚心里也很是难受,“父亲,我一定会记住的,我以后一定会努力修炼!”

    叶覃点头,“你能够明白好,对了,刚才那位姓杨的,他是江澈好友,你也不要去招惹他,这件事情当做是没有发生过吧!”

    叶尚没有开口,只是低了低头。

    叶覃看着叶尚,无奈叹息,“尚,是我对不住你,当初黎家想要把‘女’儿嫁给你,我应该答应下来的,如果真是答应了,咱们叶家也算是有了血脉传承!”

    “爸,这些都过去了,现在黎家也出走了,这足以说明,黎家并不是良配,他们不会和我们站在同一条战线的!”叶尚道。

    叶覃点头,“倒也是,黎家这步棋走岔了啊,他们本来是外来者,现在却想要和那帮子人‘混’在一起,恐怕连渣都剩不下,会被那帮人给吞掉了!”

    “您别管了,反正不关我们的事!”叶尚道。

    ……

    杨‘波’拿到了宝玺,他也没有多待,带着宝玺是离开了宝库。

    江澈感觉杨‘波’有点反常,但也没有多说什么,给他安排了住的地方,直接离开了。

    杨‘波’独自待在房间里,他盯着宝玺,看着宝玺里面的金属液,不禁皱眉。

    他要打开‘玉’玺,用‘玉’剑应该可以直接劈开,但金属液流出来,他该怎么处理?放到哪里去?

    杨‘波’想了想,他从乾坤袋里掏出了一块大一些的‘玉’石,当场挖出一只‘玉’盒,杨‘波’给‘玉’盒雕了一只盖子,这才是看向宝玺。

    杨‘波’把宝玺放在‘玉’盒里,他手持‘玉’剑,运转灵力,朝着宝玺切了过去。

    这只宝玺是用纯金铸造而成,‘玉’剑直接从宝玺间劈开,快要接近金属液时,杨‘波’停住了,他换了一个角度,切开了宝玺的一角。

    宝玺表面只有薄薄的一层纯金,几乎都能够看到里面的金属液了!

    杨‘波’一手拿起宝玺,另外一手持着‘玉’剑,直接戳了进去,最后一层表皮破开,纯白‘色’的金属液从宝玺里流入了‘玉’盒。

    杨‘波’把宝玺歪了歪,直到所有金属液都流了出来,杨‘波’方才是把宝玺收了起来。

    眼前的金属液呈白‘色’,轻轻晃动‘玉’盒,金属液稍显粘稠。

    杨‘波’研究了好一会儿,也不知道这是什么金属,他只好把‘玉’盒盖,收进了乾坤袋里。

    “咚咚咚”

    ‘门’外敲‘门’声响起,杨‘波’略微收拾了一番,走过去开了‘门’。

    罗耀华站在‘门’外,他身后跟着刘胖子,罗耀华指着杨‘波’道:“我刚才告诉他,你这里有南越的宝玺,他不愿意相信,非要过来看一看!”

    “我哪里是不相信,我是想要看一看,长见识!”刘胖子道。

    杨‘波’看着两人,不禁皱眉,“有什么好看的,回头还不是一样看,等回去再说吧!”

    “砰”

    杨‘波’直接关了‘门’,他刚把宝玺切开了,怎么可能拿给他们看?

    罗耀华和刘胖子两人站在‘门’外,大眼瞪小眼。

    “怎么回事?”刘胖子问道。

    罗耀华摇头,“我怎么知道?”

    “肯定是被你搞烦了,你还不去道歉?”刘胖子道。

    罗耀华瞪眼,“怎么是我搞烦了,明明是你好不好,如果不是你想要过来看,他会这样吗?”

    两人竟然在‘门’外吵了起来,杨‘波’有些无奈,却也没有打算搭理,他盘坐下来,修炼了起来。

    第二天,杨‘波’走了出去,他找到江澈,“还有没有其他宝库?”

    江澈盯着杨‘波’,“你不是要给我付账的吗?”

    “付账?我待在这里面,怎么付账,手机又没有信号,我怎么联系别人给你打款?”杨‘波’道。

    江澈愣了一下,“咱们出去!”

    “这样出去了?难道我进来,不应该找到一下吗?好酒好菜什么的,一点都没有吗?”杨‘波’道。

    江澈盯着杨‘波’,摇头,“没有,你不付钱,什么都没有!”

    杨‘波’无奈,“番西‘洞’天账的钱,该不会全部都被卷走了吧?要不然怎么穷成这个样子?”

    “你猜对了,的确是被卷走了,之前负责账目开销的那批人离开了,已经不知所踪,所以账一分钱都没有了,马去外面采购都麻烦!”江澈道。

    杨‘波’瞪了瞪眼睛,“不是只有一半人出走了吗?是他们带走了?”

    “具体不清楚了,这事不归我管,我现在只管能够赚到钱,至于怎么‘花’,我是管不到的!”江澈道。

    杨‘波’看着江澈,“你要知道,一个组织,最重要的两个职务,一个是管人,另外一个是管钱,你现在不管人,也不管钱,只管着赚钱,这样不行啊!”

    “我不耐烦管这些事情,不要拿来烦我!”江澈道,“罗浮的掌教师伯,也是不管钱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