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主宰江山目录 > 第一千一百零五十八章 五亿人口

第一千一百零五十八章 五亿人口


    从陈汉正式建国,改土归流就一直是内阁的一大工作重心。-www.79xs.com-从南方的吐家族、媌族、鳐族、莊族等少民开始,到‘蒙’古、藏地的结束,的的确确是扫‘荡’了所有地方‘割据势力’,五千年的文明史上第一次彻底统治了华夏文明的核心区域。

    这一事件对于人生来说是相对漫长的,当藏地的地方势力被彻底瓦解的时候,陈汉建立都已二十多年了。人生总共才有几个二十多年啊,但这段时间对比整个华夏民族的文明史,对比整个人类的文明史来说却是无比短暂。

    陈汉已经建立起正四十一个年头了,政fǔ一直在宣扬一个基调——大华夏,大中华。大家都是“自己人”,不分啥子汉民和少民。

    只可惜后者的效果要比前者逊‘色’很多很多。特别是那些信仰着天方教的少民,要比南方的鳐族、莊族和媌族等难搞的多了,不过政fǔ这些年里也彻底的把他们当中的‘门’宦给搞定了,鬼头刀血淋淋的,让所有的天方信徒都知道了什么叫做规矩,什么叫做能做的和不能做的。

    如同佛教在唐宋时期的汉化,天方教历经了千年的汉化后一段反动的原教宗旨运动被陈汉政fǔ给彻底掐灭了,中国势力范围内的天方教又走向了河蟹的汉化道路。陈鸣想起这个来还是很有成就感的。

    而且这些年里这些个少民的日子比起以往可是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富足安定”,这个词是什么意思少民们还是都了解的。而日子好过了之后,也就轮到文化素质开始提高了。

    整体素质提高以后,野蛮、无知这俩词都再也落不到他们的头上了。

    过去的中国少民,搞出了不少让朝廷头疼的事儿来,其中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无知,所以无畏。而现在知道的多了,陈汉政fǔ又不像后世的大天朝,搞什么少民优待,他们自然就知趣乖觉多了。

    最明显的是种族对抗事件已经消失了很多年了,就连村寨互殴都有段时间不见了。虽然现如今朝廷的种种法令很让他们头疼,但比起往日的生活,现在的日子的确是好很多。

    当然,原本就比他们富足的人,日子也变得更好了。

    而不管是中国本土,还是海外的那些新疆土上,占据着财富顶层位置的人,还是清一‘色’的汉人。毕竟后者的人口基数非常大,受教育的条件——出发点又比少民高,成才发家的几率自然就更大了。

    就比如在科伦坡,这里的大富豪,十个人里头九个都是华人,而十个华人里头九个都是汉人。是完全占据着整个社会财富和经济的制高点。

    但这并不能让维莱尔觉得惊讶,在法国,占据着整个社会财富核心位置的人也是法兰西人居多,外来者少之又少,哪怕来自科西嘉岛的那些拿破仑同乡们,也不能在法国财富的聚集地巴黎占据到一席之地。而要说科伦坡这样的城市最让维莱尔觉得惊讶的是什么,那无疑就是当地的华人与土著之间和谐的气氛了,这让维莱尔百思不得其解,这他么怎么可能?

    迪普莱西·阿尔芒是科伦坡少见的法国商人,他在科伦坡经营了整整十年,而来科伦坡之前他就先一步取得了中国的永久居住权。

    维莱尔在第三天的时候就邀请他作为了自己的陪同,当天晚上晚宴后的聊天中,维莱尔问出了这个让他无法理解的问题。阿尔芒似乎是楞住了,没有想到维莱尔会问出这样的问题。他凝眉想了想,半响后说道:“阁下,在锡兰华人和土著的关系是比较友好的,至少在法律上两者的地位是几乎平等的。”只说法庭上的一些‘必备’措施,但凡华人有的,当地土著也一定也有。维莱尔的疑‘惑’或许是因为欧洲殖民地上的土著和白种人之间永远的对立状态,可锡兰这儿不是。在华人来到之前,荷兰人和英国人的统治过于犀利了一点,然后到来的华人明显放松了对土著的限制,这就让华人在锡兰社会的评价大好。

    “华人之所以富有,并不是因为他们是这个国家的统治者,而是因为他们勤奋、努力。就平民阶层而言,华人与土著之间的机会也相差不大。”

    阿尔芒想了想,认真的说道。

    维莱尔却很吃惊,“你是说,中国政fǔ是平等对待这些土著吗?这不可能。我手中有足够的证据表明,在南洋,在过去的三四十年中,已经有数百万土著消失了。是的,消失了。就是这字面上的意思。所以,中国人是不可能平等的对待土著的。”

    “阁下,看来你并不清楚南洋的局势。”阿尔芒笑着说道,内心里对于维莱尔十分失望。皇帝怎么派出了一个对中国根本没大的了解的人来担当特使呢?他解释说道:“南洋的土著分属不同的地域和种族,他们中有像吕宋和东印度的一些土著手上沾了华人鲜血的,也有像苏禄那样忠心的臣服于东方帝国的。”

    “对于手上沾有华人鲜血的土著,中国是毫不留情的,被斩尽杀绝是他们注定的命运。”阿尔芒脸上依旧挂满了笑容,土著死的再多对他来说也就是个无聊的数字罢了,中国才是他人生的依靠。“而像苏禄和那些亲华的土著,中国也给予了极大的帮助。就以苏禄人所在的苏禄府来论,当地人的年人均收入已经超过1000华元。”

    一千华元都能顶得上三十五英镑了,这可不算低了。而且这个数字是人均年收入,是男的‘女’的老的少的全都加进去的平均数,而不算这个的话,只说是成年的苏禄男子,这个数字翻上一番也不稀奇的。

    只不过很多有钱的苏禄人都变得不像是苏禄人了。

    阿尔芒很理解这一点,就像科西嘉岛变成了法国的地盘之后,很多科西嘉归顺的贵族一夜之间就把法语挂到了自己的嘴边上,仿佛那就是自己的母语一样,恨不得自己就此变成一个纯正的法国人,恨不得全世界再没谁知道自己本是一个科西嘉人一样。

    “他们是一个恩怨分明的种族。”阿尔芒做出了结论,“而且这里的土著人过去也没有得到太多的权利不是?荷兰人虽然没有彻彻底底的掌控锡兰,但锡兰的土著势力的头人哪个又不是被荷兰人压过一头?他们早就忘记了作为主人的滋味是什么样的了。而且那些过去还享有一定权力的贵族现在要么成为了中国人,要么就消失的干干净净。只剩下中基层的锡兰土著,如今这些锡兰土著过上了比以前好许多的生活,感‘激’中国人还来不及呢,又哪里会不满和敌视?”

    维莱尔算是有点明白了,看着大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繁荣的街市和充满了异国情调的建筑,不由得感慨良多。锡兰旧有的上层贵族要么成为了中国人,要么‘消失’的无影无踪,这一招直接就消灭了当地的土著领导阶层,而中下阶层的生活渐渐好转,社会辖制在一点点放松,这肯定会赢得他们的拥护。或许百年之后的土著人群会重新叫嚷着权利,叫嚷着真正的公平,但就现在的情况来说,中国人在锡兰做的非常好,短期内维莱尔根本就看不到这一政策倒台的可能。这比奥地利统治捷克斯洛伐克的统治都要稳固。

    “这座城市真实充满了生机,它的明天必然会更加灿烂。”

    现如今的科伦坡在维莱尔眼中也不算是个小港口了,但是同欧洲的那些一流大港比起来,还是有不足的,它还只能算一个及格分。可是科伦坡的地理优势非常明显,面靠着偌大的印度,只要像现在这样的继续发展下去,那可是厉害了。

    阿尔芒耸了耸肩头,心中十分赞同维莱尔的这句话。要不是看好科伦坡的地理优势,他也不会从广州挪到这儿来。

    实际上,中国对洋商的管制还是很严的,至少不弱于陈鸣的前世。每个入境洋商,都必须在登陆城市办理入境手续和居住证,然后凭文书到地方政fǔ去办理行商证件等,有了这些才可以在中国行走。可依旧需要每年次数不等的报官。要是居住证超期了,而洋商并没办理延期,呵呵,那轻的是罚款,重的就是撩进监狱。

    现如今的中国的确是开放了内陆,洋商可以随意的在中国内陆通行,但是在管理手续上却半点没变。

    每个洋商的证件上都有时限,那是一条没人敢于轻易逾越的警戒线。不然,他们这些洋人要是犯在东部沿海地区或是各省的一线城镇中,那还算是好的,怕的就是落到了内地的小县城官府手里,那每次都会让欧洲人感受到一股记忆终生的难忘体验。

    视线再转回南京城。

    这段日子南京城里内外太平安定,就连小偷小‘摸’的机会都绝迹了。

    各国使臣陆续的到来,以及一些有足够的空闲和时间来南京游‘荡’一阵的藩属国国王,这些人的到来让整个南京城的繁华都向上升了一级。

    没有别的原因,就是因为这些使团的成员。就像之前朝鲜的使团来中国一样,那每个人都兼职着商人啊。眼下的这些藩属国的成员也丝毫不差,他们或者是带着当地的土特产,就算是美洲的那些小属国也带来了大批的珍贵木材和贵金属。

    后者不仅处于战争状态,许多的国家更处于大建设中,这次回南京参加观礼,就实用‘性’来说,那就是各国补充物资的大好机会啊。

    陈汉的无数商家也知道这个机会,早早的就来到了南京周边,那是每天都有无数的合同、订单和贷款协定被签署啊。

    而且时间在进入了农历的十月份之后,还有一个崭新的情况出现,那个就是全国各地的很多人都涌入了南京城。

    这一现象是超过政fǔ的预料的,可以说是给南京城的安全局势带来了很大的影响。

    现任警察部尚书的周添才整个人都忙的脚不沾地,恨不得能会分身术了。

    这位尚书大人的年纪也不小了,这一届干完,很可能连资政院都不进了,直接回家歇息了。周添才的姐夫邱甲山曾任警察部的右‘侍’郎,周添才也是在多个部‘门’转悠、‘浪’费了不少时间后,这才在邱甲山卸任了右‘侍’郎一职后进入了警察部。

    作为警察部‘门’这个暴力机关的领导层人物,周添才并不需要会刑侦破案,他更需要发挥的是领导力、组织力,而这两点正是周添才的优点。

    早在陈汉从鲁山迁都南京的时候,周添才就联手刘之协筹备了整个迁都过程中的船只。要不是刘之协前些年死得早,内阁中绝对会有他的一席之地,刘之协比周添才可‘混’的好多了。

    拜伦也从上海来到了南京,中国皇帝新旧更替这历史‘性’的时刻,他可不愿意缺席。一座位于秦淮河畔的茶楼,距离世界闻名的大报恩寺琉璃塔非常近,站在茶楼上可以望见秦淮河对岸的大报恩寺内人来人往的游客和香客。当然,秦淮河已然漂洋过海的‘艳’名也是拜伦来到这里喝茶的重要原因。

    现如今的秦淮河那可是东南西北,黄白黑红,各‘色’佳丽因有尽有。

    这才是吸引拜伦的主要原因,而不是秦淮河畔那一流西式风格,更准确的说是法兰西风格的别墅。

    作为南京城热闹之地的夫子庙于茶楼上来看,是一目了然,这里真的很热闹人很多。

    中国人、外国人,男人、‘女’人,将这附近的大街小巷挤得水泄不通,就连茶楼上也挤满了人,拜伦是不容易才抢到一个包间的,整个茶楼上上下下全然没有座位了,这个包间足足‘花’了他50华元。

    “知道这个国家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么?那就是人口,随便在哪个地方都可以看见密集如沙丁鱼群一样的人流。根据去年中国政fǔ的人口调查,这个国家的本土人口已经达到了四亿,我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这儿的实际人口五亿也会有的。”

    “所以,这个国家强大无比。中国的人力资源是这个国家雄霸地球的最大支柱。想象一下,四五亿人口中可以编练出多少军队吧?这可不是阿兹特克帝国和印加帝国,这是一个完成了工业化并建立起了强大预备役和88必发动员机制的国家,这是足以让整个欧洲战栗的力量。”

    没办法,谁让整个欧洲加到一块也才两亿人口呢?

    陪同拜伦的一个英国使馆书记官摊开手说道。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