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小农民大明星目录 >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好诗不断

第一千一百八十章 好诗不断


    

    现场的诗人们思维更加活跃,很快又是一人哈哈笑道:“小弟我也来献丑了。-www.79xs.com-

    说完,在书写台前提笔写道:

    “浮云开斥堠,飞鸟避戈鋋。

    蜀道开天险,雄夸亿万年。”

    一首五言绝句《偶有感》。

    “好一句‘浮云开斥堠,飞鸟避戈鋋’,兄台,大才!”

    “好诗,绝对的好诗。只是兄台这诗名有蹭热度的嫌疑,哈哈!”

    “……”

    又是一首不错的诗,现场再次传出阵阵赞叹之声。

    而且,这小子也聪明,把诗名取作《偶有感》。

    这样,与之前李凡的那一句,“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产生了联系。

    他一首诗怕是也要沾光而广泛传播了,再加质量确实好,广为传播几乎已经是绝对的了。

    好一个聪明的小子!众人在羡慕的同时,又不禁有些懊恼,为何自己没想到这一点呢?

    现在机会已失,即便是再取一个类似的诗名,那也不会有什么效果了,反而还会成为笑话。

    韩忠、白易、柳元三人也莞尔微笑,同时在心里暗赞那小子的机警。

    当然,更重要的是,那确实是一首好诗。今天的诗会果然会出现不少的好诗,绝对会成为一番美谈。

    李凡也同样笑了笑,觉得颇为有趣。而那一首诗,也的确不错,这个世界的诗人们作起古诗来,水平还真是不低。

    也难怪会有那么多的人偏好古诗词了。

    连续出现两首好诗,也让现场的诗词爱好者们兴奋不已,这两诗自然也在第一时间,被他们共享到了络。

    当然,李凡的那一句“章本天成,妙手偶得之。”,以及这一句诗诞生的前后过程,早已经在络传开了。

    无数的诗词爱好者们兴奋不已。

    “哇哈哈!我知道,有李凡先生参加的诗会,那绝对不会是一场普通的诗会。随口一句便成经典,世仅李凡先生一人而已。”

    “更重要的是,把这句诗多念几遍,似乎还真有一种思泉涌的感觉。看看现在的这第二首诗,绝对的好诗啊。若失在一些小型诗会,那都是夺魁的作品了。”

    “李凡先生这一去,直接把大家的诗词水平都提高了,太厉害了。如果没有李凡先生在场,我看刚刚那两位,未必能做出这么好的诗来。”

    “你这说法虽然没有什么事实根据,不过还真有这种可能。”

    “……”

    络,无数的诗词爱好者们议论纷纷,现场的气氛也同样热烈。

    看着先前两位诗人出尽了风头,其余诗人再也忍不住的纷纷出手。

    一首接一首的诗,被诗人们先后作出。

    而每成一首诗,现场都有响起阵阵赞美之声。

    当然,也并不是每一首诗都不错。不过,再差也差不到哪里去,大家并不会吝惜自己的赞美之声。

    韩忠、白易、柳元三人一边欣赏诗词,一边谈论着每一首诗词的好坏,遇到非常好的诗词,还会点评一番。

    大概一个多小时之后,现场已有数十首诗词诞生,而且,至少有一半质量都还不错。

    很多的诗人,都作出了自己目前为止的巅峰之作。

    看来,诗人们今天的确非常的思泉涌。

    ……

    人群,莫白淡淡笑道:“时间差不多了,杜兄、王兄、陆兄,是否也该去‘露’一手了?”

    杜风笑道:“我们四人之,我的诗才最低,那么,让我先去献丑吧。”

    莫白、王龄、陆然三人同时道:“杜兄这话可不对了。”

    杜风哈哈一笑,摆摆手,朝着书写台而去。

    杜风作为“诗四少”之一,那是颇有名气的。其余诗人见到杜风似乎要出手了,眼均是一亮,连忙打着招呼,说道,“杜先生,请!”

    杜风连连谦虚,说道,“‘先生’二字,愧不敢当。”

    周围的诗词爱好者们,也大都认识杜风,见到杜风要作诗了,心全都一喜,同时小声的和旁边之人说着什么。

    言牧自然也注意到了杜风的动作,绕有兴致的看着杜风,心道:“哦,要出手了吗?”

    韩忠点点头,说道:“杜风,嗯,看看他这一次的诗怎么样?”

    白易、柳元二人点点头,脸也现出期待的神‘色’。

    李凡也不禁看向杜风,他也想知道,今天的杜风,能作出什么样的诗来?

    杜风微微一笑,提笔写道:

    “传闻蜀道如天高,崖县壁绝哀猿号。

    ‘波’横剑戟不易,陆有虎豹何由逃。”

    也是一首七言绝句,《蜀道闻》。

    笔落诗成,所有人眼睛大亮,不愧是“诗四少”之一,这诗端得大气不凡,诗会从开始到现在,好诗出现了不少,然而怕是要以这首诗为最。

    现场赞叹声一片,俨然掀起了一个小高朝。

    莫白叹道:“杜兄这诗一出,我的诗都不好意思拿出去了。”

    王龄、陆然二人也是频频点头。

    杜风却是摇头笑道:“三位莫要抬举我了,你们的诗定然在我之。”

    言牧也不禁佩服,走过去拱手说道:“恭喜杜兄得一首如此好诗。”

    杜风连忙还礼说道:“言兄可莫要抬举我,你的诗才远在我之,我这还等着欣赏言兄的大作呢。”

    言牧心得意,嘴却又是谦虚客套了几句。

    “不错,不错,不愧是杜风,这首诗已颇具大家风范。”白易赞道。

    柳元点头道:“目前为止,的确以这首诗为最。接下来,言牧、莫白、王龄、陆然,甚至是林云风几人的诗,应当也不在这首诗之下。今天的诗会着实让人惊喜。”

    李凡也同样暗自点头,这诗的确已然有了一些大家风范,很不错。

    杜风的一首《蜀道闻》,掀起了现场的小高朝,在韩忠将这首诗点评之后,现场作诗继续。

    越来越多的诗人写出了自己所作之诗,言牧、莫白、王龄、陆然、林云风几人,也先后写出了自己的诗作。

    正如柳元所说一样,他们的诗都不在杜风的《蜀道闻》之下。

    其,言牧、莫白二人的诗,还要在其之,尤其是言牧的诗,更是让人惊‘艳’。

    其诗曰:

    “四十里栏萦一线,侵云物下惊湍。

    我行竹客源头路,蜀道苍天不作难。”

    其一句“侵云物下惊湍”,尤为让人赞叹,将蜀道之高、之险,表现得非常传神。

    这一首诗自然引得现场众人连声惊呼,没有想到言牧竟能做出一首如此好诗。

    韩忠、白易、柳元三人眼里也是异彩涟涟,这诗已然完全有了大家风范。

    即便是与他们的诗相,也是不遑多让。

    李凡也同样赞叹,当真是一首极为不凡的诗。

    ……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