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古今奇谭之云真目录 > 608.第608章 岩林魅影⑶

608.第608章 岩林魅影⑶


    以我对敬苍脾‘性’的了解,这些“雪半夏”绝不仅仅是为了给大蟒蛇小白当食物!

    想当年,秦王为求长生不老‘药’,遣兵闯入我族圣地,灭我族人千万,‘逼’得身为首辅的敬苍不得不带着我逃亡,可天地浩大路途遥远,我们终究避不开与秦兵的殊死博弈。。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因此,熟稔‘门’遁甲与术的敬苍,便沿途设下各种关卡与路障,拦秦兵于一时,以确保族人能全身而退。

    “雪半夏”,只是他埋下的路障之一!

    我猜,这些“雪半夏”能成为今日这种形态,多半与身为敬苍的好友、擅长‘药’术的龙青云脱不了干系吧!龙青云这个人,‘性’子不好评说,归根结底只能用“亦正亦邪”来形容,技长善‘药’,平生最大的嗜好便是炼‘药’,而炼‘药’的同时免不了会制造牺牲品,像“雪半夏”这种诡异的生物,多半是众多牺牲品的一种,指不定大蟒蛇小白、狮鹫、‘花’虫子、虬褫等也都是!

    想到这里,我双目眯了起来。

    龙青云的为人虽然邪魅狂狷,但是敬苍的挚友,品‘性’不会坏到哪去,即便为了炼‘药’制造了牺牲品,但亦会遵循万物相克的自然道法,如师鹫能克‘花’虫子,大蟒蛇小白能克“雪半夏”……

    按以往在海悬浮山的经验论之,若无人刺‘激’,那些‘花’虫子对人类不会群起而攻之,所以,“雪半夏”倾巢而出的反常现象,恰恰也说明了这一切的发生并非偶然。

    那,谁会是幕后黑手呢?

    “龙临渊!”我几乎是咬牙切齿地吐出这个名字。

    “……”陆吾不知所以然,抬眸看我。

    “你不觉得怪吗?‘雪半夏’若只是作为小白的食物而存在,即便它们‘性’子再凶猛,亦不会早早地潜伏此处攻击我们,那只能说明了,是有人刻意为之,那个人是龙临渊!他早料到我们会从此路经过,所以……”我停顿下来。

    说穿了,冰层里的那些尸体,作为“雪半夏”的宿体,是被刻意安排在那候着我们的,所以才会对我们群起而攻之。

    “他真是丧心病狂,连自己人都杀!”想起冰层里被封住的那具绝望的年轻尸体,我浑身打了个冷战。如此一来,我不得不担心罗‘门’生和智戊他们的安危了。他们翻过积雪没过膝盖的死亡之峰,难免会遭遇那些可怕的鬼物。

    我几乎不敢想象他们对的后果。

    “即便知道小白是‘雪半夏’的克星,可从国内粤西地区到这里,十万八千里的,小白的躯体那么庞大,‘门’生他们怎么可能将它带过来?”我忧心忡忡地说道。

    “呵呵!”陆吾表情神秘兮兮地笑而不语,他“呵呵”两声,算作回答了我。

    他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瞪着他。

    以他那重情重义的‘性’子,会置罗‘门’生他们危难而不顾?!

    “罗‘门’生已不是小孩子,我们不能小觑他的实力。在你离开罗家村的时候,我已修书给他告知‘雪半夏’的事情。至于他能否将小白带过来,看他的本事了!”陆吾将最后一口干粮塞进嘴巴里,似笑非笑地回答,“罗‘门’生会处理妥当所有事的,你无需担忧。倒是你……”他像想起了什么,顿时停了下来,定睛看我。

    听他这模棱两可的话,我差点吹胡子干瞪眼,却又无可奈何:“我什么?我‘挺’好的啊!”

    他不说话,只是从头到脚审视着我。

    我被他看得心慌慌的,以为自己哪里出了问题,不禁顺着他的目光低头检视了一下自己:“怎么了啊?别这样看我,怪心慌的!”这黄澄澄灰‘蒙’‘蒙’的世界,随时会冒出个什么东西来也是指不定的,他的目光又如此深沉,仿佛我被怪物附体一般。

    “你有没哪里不舒服?脸‘色’有点难看呢!”陆吾忽然问。

    “没有啊……”我的脸‘色’难看?也不看看这是环境?灰澄‘色’的世界,谁的脸‘色’会好啊?!我动了动身体,想告诉他我‘挺’好的,不料脚踝处传来一阵刺痛,我愣住了,道:“呃……脚踝那里有点疼!”

    陆吾脸‘色’顿时生变,他二话不说一把拉着我坐下,在我不明里的同时,又一把脱下了我的牛皮靴子。

    我正想问干嘛,却发现鞋子脚踝位置处不知何时竟破了一个细小的‘洞’。

    我想这应该是之前被“雪半夏”攻击的时候,不小心被缠了并被伤了脚踝,那时候陆吾还撕下衣物替我擦拭了血呢。

    陆吾看着我‘裸’‘露’在外的脚,目光一下子变得极为复杂。

    不是受了点伤吗?至于表情那么复杂吗?我有自愈的能力,这点伤早不当一回事了。

    可当我的目光落在自己的脚‘裸’处时,那里的伤口非但没有愈合,还有大面积沿着血管发青溃烂的迹象。

    怎么回事?!我吓了一大跳。

    “别动!”陆吾拔出匕首,喷了口水在面。

    “你要做什么?”我疑‘惑’道。

    “你被寄生了!”陆吾简单说明。

    “啥?!”被寄生了!这么快?被缠的那一瞬间被寄生了!我目瞪口呆。

    “忍着点,会有点疼!”他半跪下来,用匕首划开伤口处,再运劲于掌,将沿着血管里游走的“雪半夏”挤了出来,那一滩冰冷的淡青‘色’血水,一喷出来,陆吾便将匕首祭出,直直‘插’入那滩血水当,只听细微的“嘶嘶嘶”之声在垂死挣扎,几秒钟过后,再无声响,陆吾这才‘抽’回匕首。

    寄生的“雪半夏”幼虫被杀死,我的伤口才开始迅速自愈,片刻不到,肌肤完好如初。

    我目睹一切,不禁冷汗直冒,有些后怕。

    陆吾说过,这种鬼物,在高温环境更为活跃,不知道这魔鬼岩林里是否也有它们的踪迹。

    我不由得提心吊胆地四处张望。

    除了偶尔有狂风呼啸而过、有骤雨倾盆而下外,周围一切悄无声息。

    这种安静,让人觉得内心发慌,甚至坐立不安。

    “秦天,我们也休息够了,还是快走吧!”我对陆吾说。

    “好!”陆吾应道。

    于是,我们简单收拾之后,便继续赶路。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