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五代梦目录 > 第四百八十一章 动真格

第四百八十一章 动真格


    要说何无平最大的顾忌,就是在这一年来,自己师傅董凝阳,还有坐镇京师‘门’庭的师叔张紫阳,都因为修炼本‘门’绝技《‘阴’符真经》,双双正在紧要突破关头。,最新章节访问:ШШШ.79xs.СоМ 。

    外人只知道九阳九子都在闭关,自然极少知道他们的境界。作为九子之下新一代的传人,何无平自然肩负着更多的责任。至于九子为了修行,自然不会理会这些世间俗事。

    本来有着极度自信的中原第一大派,首先遭受了祖庭的危机。如今皇帝驾崩之后,本来想到可以松一口气的,没有想到九阳派便出事了!

    何无平却是更加没有想到,自己会碰到这种事情,九阳派会碰到这种事情!

    这可以说是九阳派创派以来,第一次遇到这种事情。

    看着一脸坚毅坐在马上稳稳当当,冷静自然发号施令的符昭智,何无平知道已经没有了回旋。面对着这种最大的危机,他只有看向身边的师兄弟,还有那拼命想要攻击符昭智的,那个正在上窜下跳的姓植的师弟。

    本来以为自己在九阳派就要腾飞,没有想到接到‘门’中长辈的指示,才知道‘门’派在中原将要遭受最大的危机。

    不说这何无平此时的心情,此时看到这边的士卒,已经围向了九阳派的九阳宫大‘门’。而一直在空中折腾的曲姓络腮胡子,眼中却竟是‘露’出了一丝得意的笑容。

    看去他似乎竭尽全力的,在和符昭驹身边的亲卫搏斗。毕竟符昭智身边的亲卫,可都是符彦卿这些年培养出来的‘精’锐。虽然不能和江湖上的高手比较,但是个个都可以说是经历过浴血奋战的人。

    这个姓植的道士显然身手不弱,因为他是一个真正的先天高手。即使面对这些攻击,尤其是三个人的近攻,显然都有些游刃有余。

    旁人看不出来道道,毕竟这阵‘交’手‘花’样十足,看起来绚丽好看。其实他都是一些取巧的‘花’招,手中的剑和脚下的出招,往往都是点到即止。

    明眼人看来就明白,这显然就是恰到好处的‘花’招。他这做戏一般的出手,好像就是希望符昭智攻打九阳派一般。手中的剑不断的借力打力,和对方接触便一碰继而‘荡’开。

    这个时候的何无平自古无暇,自然想不到这个姓植师兄弟的想法。当然他对这个师兄弟没有担忧,因为他知道这个师兄弟乃是带艺投师,当天在江湖上人称小霸刀植无痕,身手肯定是比一般师兄弟要强的。

    据说他和另外一个左手刀曲无伤是同时进‘门’,两个人还曾经是朋友,在江湖上得罪了一个大人物。却是不知道后来怎么就投在了师‘门’,改修九阳派的《九阳剑法》。

    这个植无痕的手段和悟‘性’极强,很快便在‘门’中脱颖而出,如今已是三代弟子里面的佼佼者。

    这个世上发生一场战争,往往可以由一件小事引发!

    而有些人的一个决定,可能会影响一群人的一生!似乎此刻曲无痕的行为,就正在‘波’及到九阳派这里的‘门’徒。

    看着‘潮’水般涌过来的士卒,人昂马嘶,何无平顿时感觉到自己脑袋一片空白。虽然眼睛亲眼看到景象,却好像完全的忘记了该怎么样去行动。

    这个时候他知道自己第一步失败了,面对这朝廷的旨意,甚至是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旨意,他知道自己没有能够和对方周旋的时间。明明知道这次的举动,其实和自己没有多大关系的决定,但是此刻在他心里却已经有些难以释怀。

    九阳派‘门’庭里,有着一座仅次于皇宫高度的九阳宫。

    这座完全秉承道家风格的建筑,曾经是东京城的一处标志。可是此刻这里却安安静静的,面对着外面的喧闹。

    而在这九阳宫最高的一处真观屋顶,正站着两个人负手而立,静静的看着外面风雨桥所发生的一切。

    一个面若刀削,神态沉静的男子,穿着一身麻布的袈裟,光光的头颅在阳光下有些透亮。而且因为这种光洁,却让他看起来充满了圣洁的味道。他看去不过三十来岁年纪,可是那对饱含沉静的眼睛,却让人感觉的到他的修行。

    他身边是一个同样气质高雅的人,负手而立衣炔飘飘之间,恍若飘逸出尘的神仙。虽然两个人都没有说话,但是他看去面容古拙带着一丝仙风道骨,年纪让人看来却无法准确的形容。

    因为他看着不过五十来岁,偏偏因为他的眼睛让人看来很年轻。看着眼睛年轻明亮,却好像又饱含了世事沧桑的明悟。这真是一个神奇的人,却也是一个身穿道袍的道士。

    他那双乌黑明亮的眼睛,虽然没有带着什么感情神‘色’,可是若仔细看着它的时候,却可以发现好像似老鹰一般尖锐。当然因为身边站着一个和尚的缘故,他眼神里居然多了一丝温和的笑意。

    两个人都看着风雨桥这边,似乎对这顷刻间发生的‘混’战,好像似乎有些意料之中的感觉。面对着这一时间就剑拔弩张起来的行动,神‘色’里好像也没有意外的意思。

    因为这些士卒的反应,显然是不想善了的意思,而九阳派‘门’庭的庄院里,顿时大量没有撤离的九阳派弟子涌了出来,他们显然是想加入这场人数悬殊的战争。

    可是当看到那黑压压扑过来,人昂马嘶的士卒,许多持剑坚持的弟子,还是忍不住脸‘色’变了。这里是京师,可不是荒郊野外的地方。在这里发生战争的话,马军可能占不到便宜,但是马军的劲弩可是利器。

    “真人见到此景,心里感想以为如何!”这个面‘色’沉静的僧人,说话淡淡的,而且透‘露’着一丝难得的优雅,似乎感觉面前的行动,在他面前只是一场游戏一般。

    他也不看身边的这个道士,一双眼睛却看着风雨桥这边的争斗:“据说当日赵州的清剿,几乎便和今日的行动如出一辙,郭荣此人果然并非善类啊!”

    眼见着因为发出了宣战,符昭智这边得令的五百‘精’骑,直接往九阳宫‘门’庭大‘门’冲了过来。本来离着只有不到两百米距离,捋缰策马都不用跑动。但是一起跑动的马蹄声,似乎震的连地面都在颤动。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