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药女妖娆:皇子别乱来目录 > 第794章 盖章

第794章 盖章


    如今,人黄‘花’还瘦。-88必发娱乐平台-

    虫儿的内心里煎熬无,不过往来的人群倒是津津乐道。

    众人关注齐心合力,一致在揣测着虫儿背负的六幅画面。

    有的人说,虫儿背的叫招魂幡,专‘门’帮厉鬼引路的。

    也有人说,肯定是别出心裁地替店面做活字招牌,招揽生意。

    还有人说,虫儿怕是魔障附体,特意在热闹的街市借助芸芸阳气,来驱赶体内歪魔邪气的。

    一时众说纷纭,盐雕盛会猜灯谜还热闹。

    在众人兴趣如火焰高涨时,半空响起靡靡沌沌的男子声音,从人群头顶天籁传来。

    “都闭嘴!吵死人了!”

    那声音低‘荡’连绵,简直叫人的耳朵闻之怀孕。

    攀在栏杆外的人群不顾危险,伸出半截头回眸仰视。

    一个紫发‘迷’离的英俊男子,潇潇洒洒地翘着二郎‘腿’,坐在一线扶摇之巅。

    扶摇最高,亭宇楼台次之,虫儿最低。

    所以樱祭夜离日‘色’最近,身披辉煌,仿佛神裔一般占据高位,任众生高山仰止不绝。

    他一直在等虫儿主动出‘门’寻他,自然坐的高远。

    男人在爱情里的尊严,也是要得到‘女’人认可的。

    虫儿来,他笑。

    虫儿不来,他等。

    樱祭夜想,反正也等了千万年,不在乎多等几日。

    虫儿可算瞧见他,可是距离太高,只好搭目瞭远,迢迢喊道“樱大‘骚’,别闹了,咱们回家去吧!”

    樱祭夜坐姿闲雅,韵态飞扬,好一派风流模样,便卖‘弄’起得意扬扬,道“那本是我家,你不过是借住的旅客,不属于咱们的”。

    来劲啊他!

    虫儿咬牙切齿,从背拔下两面被旗,摇给他看道“樱大‘骚’,别闹了,你瞧这个面,全是我的肺腑之言,情真意切啊!”

    樱祭夜更顽痞道“看不清啊,太远了,你喊给我听。”

    “你不唤出口,何来肺腑二字?”

    “想来也不是真心。”

    虫儿蓦地羞臊,道“姑‘奶’‘奶’我实在喊不出口啊!”

    樱祭夜没有答话,一线扶摇在他的暗纵下翩翩离去。

    “等等!”虫儿止手大喊,“姑‘奶’‘奶’堂堂六尺美‘女’,难道连句道歉的话都说不起吗?”

    虫儿双掌运促,把两杆分别‘插’埋入路央,各埋半尺,并肩而立。

    好强悍的手力。

    间看热闹的吃瓜群众不觉后退半步,仿佛竹竿刺在自己足弓,脚心痛痒,连嘴也噤声不嚷。

    虫儿伸出食指,一一指画六幅图面,道“鹰,‘鸡’,叶,圆,亮,我!”

    “卧槽!”

    揭‘露’的谜底,在人群引发山洪般的哄笑。

    “我墙都不扶,服你啊,美‘女’!”

    笑声连绵如驴,咯啊咯啊地叫虫儿易发难堪,红着脸道“你可满意了吗?”

    樱祭夜道“听不清啊!”,他把手招在耳后,故意刺‘激’道“我人老了,听力也不好使……”

    “樱祭夜,原谅我!”

    “原谅我!”

    “我!”

    反正出来没打算带着脸回家,抛头颅,撒热血,她把这些年亏欠他的面子,一次‘性’都还给他了。

    樱祭夜为之一震,满心想着虫儿的身体状况不佳,翻身想要跃下,熟知还是多一句问道“你因何事对不起我?总该说清楚,道明白,我才能原谅你吧!”

    好吧,他承认自己有时候是很恶劣。

    虫儿使劲喊道“我不该……不该无视你的真心,更不该忽视你的感受,我骂你,驱你,你对我始终不离不弃!”

    “我烦你,害你,你始终不违不抗!”

    “我爱了不该爱的人,你爱了不该爱的我!是我无耻,把别人加逐与我的罪,又双倍压在你心。”

    “老天爷已经反复惩罚过我的有眼无珠,如今我在此特向樱祭夜道歉,希望你能不记前嫌,原谅我的自‘私’自利!”

    本来是想演哭‘肉’计先骗他回去,一顿海揍,熟知虫儿越演越真,久久隐藏的真心也渐渐浮于颜表。

    盘算旧帐,她真的是亏欠他,很多很多啊!

    樱祭夜默默付出了这么多年,不过只想要一个真正归属于他的自己而已。

    她,区区一介半妖半珠的贫贱‘女’子,满身驳驳伤痕,双手累累血债。

    得他厚爱,‘蒙’他庇佑,受他珍惜,承他隆荫。

    高墙内一地瑰丽红‘色’,十里玫香,也不过是想换她心里区区一席之位,一句鸿‘毛’轻诺。

    她何德何能,鄢不知足?

    “请你……”虫儿闭目塞听,只鼓足勇气,张嘴继续道“请你给我一个将功赎罪的机会,娶了我吧!”

    “娶了我吧!”

    “娶了我。”

    虫儿诚恳备至,却不知道有人默默从天而降,靠至身侧。

    众人目光如炬,由高处随之降落于地,海纳百川,终汇聚于虫儿一身。

    全天下男子的温柔相加,都不如他卸尽邪虐后的认真。

    “你的求婚,我照单全收了。”

    “不过,有句话你说错了,”樱祭夜温柔抚去她眼角的泪珠,“你从未害过我,因为我做什么都是心甘情愿的。”

    “包括这手,包括这人,包括这心……”樱祭夜的笑意如风,“早都是心甘情愿的。”

    虫儿也怪自己不该流泪,可是忽然之间觉得,竟有一刻钟,躲不开他的温柔笼罩。

    这温柔与斩月的不同,炽烈得仿佛能把顽强的骨头烤酥,把最坚定的信念软化。

    把虫儿的心神推入卷卷‘波’涛,汹涌澎湃。

    她该死心了。

    不,是时候该死心塌地了。

    隐约听见庞杂人起哄的声音,虫儿慌忙避开他的视线,道“这下夙沙城的人,都知道我求你娶我的事情,以后我是全城人茶余饭后的笑柄,樱祭夜,你得意了吗?”

    樱祭夜何止是得意,简直忘形到要放声高歌。

    他忽然一本正经道,“虫儿,我不要你丢脸,我要你的是态度,是承诺。”

    还要再说一遍么?

    “可我已经说过了的。”

    虫儿含首,求婚这种事情,远远地说还行,近在咫尺可真是考验她脸皮的薄厚了。

    樱祭夜道“没关系。”

    “来,跟我说行。”他故意引着她,“我虫儿,一心一意只想嫁给樱祭夜为妻,再也不管前程未事,也不管往昔旧情,此时此刻,满心满眼,只会专心致志做樱祭夜一个人的‘女’人,再也不会离开他,抛弃他,心里永远只爱他,只‘吻’他,只跟他生儿育‘女’,‘花’前月下。”

    “我保证永生永世紧紧抓住他,再也不会松开他的手,哪怕他仅有独臂,也绝不松开。”

    “这,未免也太长了吧?”

    虫儿羞耻,满颜生霞“而且是霸王条款,我不同意。”

    樱祭夜算准她会如此,眼霞里邪光一闪,道“你看你,不说也行,当我替你说过,你来盖章履行好。”

    “盖章?!”

    虫儿蹊跷,“怎么盖?!”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