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榻目录 > 第627章 九小姐,这才是礼呀

第627章 九小姐,这才是礼呀


    “她带着几个人?”莫良缘问道。。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四个婢‘女’,”周净说。

    莫良缘说:“没有‘侍’卫随行?”

    周净说:“没有‘侍’卫,就她们五个‘女’子。小姐,这折家小姐胆子也太大了些,就带了四个婢‘女’,她就敢从河西跟到辽东来了。”

    “是胆大了些,”莫良缘说:“你领她去前院的‘花’厅吧,我这就过去。”

    “是,”周净领了命就跑了,压根儿没问莫良缘,有‘女’客来访,不让人家进后宅,而是将人领到前院,这是不是不合规矩,是不是不拿折九小姐当客人对待?

    折九小姐听周净说请进的时候,暗自松了一口气,莫良缘肯见她就好。

    周净便领着折九小姐一行人,往前院的‘花’厅走。

    发现自己没被领着往大将军府的后宅走后,折九小姐问周净道:“太后娘娘要在哪里见我?”

    太后娘娘这个称呼,听在周净的耳中,极其的刺耳。看了折九小姐一眼,周净冷道:“小姐随小的来就是。”

    周净的态度让折九小姐也不高兴,辽东大将军府的下人都是这么的趾高气昂,不把人放在眼里的吗?连她这个折家的小姐,这个下人都看不上,那严冬尽这个孤儿,在这个府里过得又是什么日子?

    周净暗中打量了折九小姐好几眼,觉得这位小姐跟折家那个二傻子长得‘挺’像,一看就是不讨喜的人物。

    折九小姐刚看看自己的身遭,比起照着江南圆林建府的折府来,草木不盛,少见鲜‘花’的辽东大将军显然没法儿入折九小姐的眼,有心开口讥讽几句,可是想到自己要做的事,折九小姐又忍了这个冲动。

    周净将折九小姐带到‘花’厅前,推开了‘花’厅的‘门’,“请”折九小姐进‘花’厅后,抬手就将要跟着进‘花’厅的丫鬟们一拦,道:“你们在外面等着吧。”

    “小姐?”有丫鬟喊了折九小姐一声。

    折九小姐说:“客随主便,你们在外面候着好了。”折九小姐说这话时,显得很是知书答礼,很是体谅主人家的模样。

    周净斜眼看折九小姐,难不成有客进折府,客人的下人丫鬟也是跟着进屋的?这小姐现在装这样子是给他看的?跟折二公子长得像,这位不会脑子也像折二公子吧?如果不是得守规矩,还不知情的周净真想问折九小姐一句,您来我们辽东鸣啸关到底是为什么事?

    折九小姐走进了‘花’厅,见这间‘花’厅里的桌椅茶几什么的,都只是普通的榆木打制,样式最多能夸上一句尚能入眼,跟‘精’雕细琢什么的,根本就搭不上边。折九小姐暗自又将辽东大将军府给鄙夷了一番,莫望北庶子出身,想来这人就是当上了大将军,也学不来真正豪‘门’世家的风骨的。

    折九小姐刚在‘花’厅坐下没多久,莫良缘就到了‘花’厅前,看一眼站在台阶下的四个婢‘女’,目光在四个婢‘女’的手上停顿了片刻,莫良缘便从四个婢‘女’的跟前走了过去。

    周净迎到莫良缘的跟前,小声道:“小姐,折九小姐在‘花’厅里了。”

    莫良缘点一下头,道:“这里没事了,你再去云将军那里看看,不要他让你回来,你就回来,我在府里能出什么事?”

    被云墨和莫良缘支派得两头跑的周净,有苦说不出,自家小姐的话他要听,可云墨将军的话他就可以不听了?

    “还站着?”莫良缘小声道:“快去吧。”

    “那这折九小姐?”周净问,对折九小姐印象不好后,周净就怕自家小姐受折家这位九小姐的气了。

    “你还想管折家小姐的事?”莫良缘故作惊讶地问道。

    “小的,我,我没想管她的事,”周净忙就冲莫良缘摆一下手。

    “好了,”莫良缘说:“这是大将军府,我能出什么事?”

    “是,小的这就去军营,”周净跑走了,鬼要管那位九小姐的事啊!

    莫良缘走到了‘花’厅‘门’前。

    折九小姐不等莫良缘进‘花’厅,就起身给莫良缘行礼道:“折九见过太后娘娘。”

    莫良缘面上的笑容没什么变化,让跟着自己的丫鬟们候在廊下,跨‘门’槛进了‘花’厅,打量折九小姐一眼后,便笑道:“九小姐太客气了。”

    冲莫良缘蹲了个半福的折九小姐站直了身体,道:“这是折九该守的礼,是太后娘娘营宽待折九了。”

    莫良缘虚扶了折九小姐一把,指一指折九小姐身后的坐椅,道:“难为你千里迢迢地过来,坐下说话吧,不要站着了。”

    折九小姐又谢过莫良缘,这才退到坐椅跟前,双手在身前‘交’叠着,曲膝坐下了。

    莫良缘坐到了主座上,命丫鬟上茶。

    为了守礼,折九小姐方才一直低着头,没能看到莫良缘的模样,这会儿坐下了,她可以抬头看莫良缘。

    莫良缘的坐姿与折九小姐不同,折九小姐双手‘交’叠轻放‘腿’上,莫良缘却是将右手搭在坐椅的扶手上。已经知道折九小姐的模样了,莫良缘还是又打量了折九小姐一眼,才笑道:“九小姐一路走得辛苦了。”

    折九小姐想象过莫良缘的样子,心有怨气,所以莫良缘的模样在她的想象中也是让人讨厌的,九小姐将自己认为最丑的长相都在莫良缘身上按了一边。不过,现在见到真人了,折九小姐再厌恶面前的人,她也没法儿说莫良缘是个丑人,非得挟恩求报,扒着严冬尽不不放,不然就嫁不出去的寡‘妇’了。

    “还好,”折九小姐压下心里的那股不舒服,跟莫良缘说:“不过就是走路,没什么辛苦可言。”

    “原来如此,”莫良缘仍是笑道:“那九小姐怎么会到鸣啸关来呢?”

    “我就是想来看看,”折九小姐说:“在河西老听人说辽东的事情,我就想来看看。”

    “听人说?”

    “是啊,你们辽东的将士,”折九小姐说:“他们说辽东的冬天是最好看的,大地千里冰封的样子,我在河西可见不着。”这是莫良‘玉’教的话,折九小姐一字不落地都背了出来。

    有丫鬟这时奉了茶水和点心上来。

    莫良缘便说:“喝点茶吧。”

    折九小姐说:“多谢太后娘娘。”

    “见到太后是要下跪行礼的,”莫良缘看着折九小姐,脸上带着几抹浅笑地道:“也不可以说多谢,要说谢恩,要跪下说谢太后娘娘恩典,九小姐,这才是礼呀。”

    折九小姐愣住了,这‘女’人要她跪下谢恩?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