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唐谋天下目录 > 733 幼稚的人

733 幼稚的人


    如果把苏丹跟李弘放在一起,对萨利赫来说,两个人他都不喜欢,都是极其讨厌!

    一个在国内,威胁着他家族在王国的地位,一个在东方,威胁着他们王国的安危。-www.79xs.com-

    所以不管萨利赫如何权衡利弊,这两个人在他心里,都是让他极其厌恶,没有轻重左右之分,甚至恨不得随时随地的,都能够把这两个威胁他的祸害给碎尸万段算了。

    但看着自己的王妹,一提及那个大唐的家伙,两眼就开始冒星星,他就气不打一处来。

    而只要一想起,当初夜月在大食时,为了逃避父王联姻哈希姆家族,把她准备指婚给苏丹时,自己竟然帮着夜月逃离了大食,把她送到了长安,他就恨不得把自己也碎尸万段算了。

    不过就是那一次,也让他彻底意识到了大唐的真正强大,因为那一次偷送夜月,大唐让他见识到了他们更加强大的海上水师力量。

    那些如同坚铁一样的战舰,那如同在海面上飞一般的速度,那一面面可以震天蔽日的风帆,都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内城的明德‘门’,是通往朱雀大街前往大唐皇城,最为笔直的一条更加宽阔的马路。

    也同时是与两侧安化‘门’、启夏‘门’,以及东面的开远‘门’、金光‘门’、延平‘门’,西面的通化、‘春’明、延兴‘门’,共九座城‘门’,形成了连通内城、外城的九大城‘门’。

    宵禁时,九座城‘门’会关闭,但外城因为没有城‘门’,则是完全开放的态度,但无论是外城还是内城,虽然中间隔了护城河与城‘门’的阻挡,但却丝毫不影响,无论是炎热的夜幕下,还是冰凉的午夜里,内城与外城的繁华富庶、热闹喧嚣的景象。

    而整个白天的长安城,无论是外城还是内城,除了马车以外,则是很难看到大批的商队或者驼队商旅,赶着骆驼运送着货物在长安城晃悠。

    京兆府明文规定,无论是大唐商旅还是国外商旅,运进送出长安的大宗货物,只要是以马队、驼队为形式的运输,只能是在夜里从外城、内城进行运输,违者一律罚款货物总价值的五成。

    因为此严苛的处罚制度,使得所有来长安的商人,没有一家商户敢于违反这个律例,哪怕是太乙城,这个太子殿下当年一手建造的商城,也是老老实实的遵守着这个规定。

    所以……明德‘门’堵了!

    没错!堵的人山人海的!堵的乌央乌央的!

    金吾卫拦住了大食人前往内城的驼队,本该在外城便被拦住的驼队,因为夜月身后的东宫马车,而网开一面的给放行了八里地。

    但如今想要从明德‘门’进入内城,显然,带着东宫威严霸气标识的马车也不管用了。

    夜月耸耸香肩,无奈的说道:“没办法,无论是谁都不能带着驼队进入内城的,何况从这里进去后,还是大唐最为重要、知名的朱雀大街!那就更不可能了。”

    “难道就没有人带着货物进去过?”萨利赫深邃的眼睛,看着有点儿吃里扒外的王妹,不满的哼声道。

    “有过,他就带着货物进去过,但最后还是被他父皇跟母后,罚了货物总价值十倍的银子。”夜月无辜的说道。

    萨利赫闷声不再说话,但心里总感觉这是李弘成心的、故意的,那家伙肯定是想要给自己一个下马威,所以才不让他们的驼队进入内城。

    就连那刚刚入外城时的鼓声,明明没到点儿,却突然间响了起来,而且还是在他走到鼓楼下的时候!

    要不然,怎么解释这一路上,自己耳朵听到的,长安城百姓都疑‘惑’的自言自语:“怎么今日不到点儿鼓声就响了起来!”

    “是啊,而且还这么响亮,比平时响亮太多了。”

    “我估计啊,这一通鼓声过后,鼓皮都要被敲破了,该换了。”

    “听说外城小明德‘门’的鼓,就被敲出了一个脑袋这么大的窟窿!”

    “谁敲的?真乃神力啊!”

    “听说是太子殿下自己跑上去敲的,但不知道真假。”

    夜月的脸绿了!

    萨利赫的脸也绿了!

    苏丹僵硬着脖子回过头,脸上的表情同样有点儿绿!

    “我……你别看我,我真不知道他会这么幼稚,会干出……这么幼稚……这种小孩子才会做的事情的,我没有跟他合伙‘阴’你,相信我,我……。”夜月看着王兄要杀人的目光,急忙解释道。

    “你给我出来!躲在背后暗算人算什么本事儿!”萨利赫突然仰天大吼道。

    夜月不会骗他的,从小到大,夜月骗人的表情跟刚才的表情,完全不一样,一看就不是在撒谎。

    “他……那太子真的有这么幼稚?能干出这种缺德事情来?”苏丹脸彻底绿了,带着惊讶跟不敢置信,问着夜月。

    原本他还不怎么相信,但当看到萨利赫如同一头发情的公狮,不顾风度与形象的对着天空仰头怒吼、叫嚣时,他觉得……得相信萨利赫了。

    “喊什么喊,到了我大唐就得遵守我大唐的规定,驼队不能进入就是不能进入,没有道理可讲!不管你是谁!”李弘懒洋洋的声音,从明德‘门’城‘门’楼子上传了下来。

    “我要跟你决斗,你这个小人!背后暗算、搞‘阴’谋诡计的卑鄙小人!”萨利赫指着探出脑袋,趴在墙头一脸悠闲的大唐太子殿下吼道。

    “就你?省省吧,鼻梁骨接上了?眼睛又不疼……。”

    “喂,你要不要这么过分!”夜月脸‘色’是又绿又尴尬,刚才还在心里比较着他与苏丹,还觉得那个土包子不如他。

    但没想到,这个高高在上的恶人,这个大唐的太子殿下,大唐江山社稷的实际掌权者,竟然……竟然干出了如此幼稚的事情。

    “驼队放入外城,晚上的时候才可以把货物运送进你们的住处,现在绝不可能!”李弘再次冒出头,毫不理会已经急红了双眼,却无法通过金吾卫,进入城‘门’楼子,与他决斗的萨利赫,继续语气轻松的说道。

    “有意思,你是太子?”苏丹突然微笑着,仰头看着冲夜月眨眼的李弘问道。

    “你是谁?”

    “我是专程来找夜月的。”

    “你叫什么名字?”

    “大食国哈希姆家族的苏丹,见过尊敬的大唐太子殿下。”苏丹依然微笑着,冲着李弘行礼问候道。

    “我记住你的名字了。”李弘摆摆手,金吾卫便把夜月放了进去,而后便带着李令月往城楼下走去。

    “你是不是有病?为什么要吓唬他!上次是你占尽了上风好不好?而且我能够毫发无伤的平安到达长安,我王兄可是帮了我很大的忙,你为什么还要吓唬他。”夜月不满的拧着李弘的胳膊,却不知道,自己‘胸’前的‘波’涛却让某人的胳膊在绵软之中很是享受。

    李令月却是没心没肺的在李弘另外一边,蹦蹦跳跳的欢快傻乐着,刚才在小明德‘门’的鼓楼上,鼓声响起的瞬间,看着那个叫苏丹的差点儿从马背上狼狈不堪的跌下去,她与皇兄可是乐得眉开眼笑,肠子都笑的快要‘抽’筋了。

    身后萨利赫愤怒的咆哮声,以及苏丹看着两人亲密的背影,冷笑着的表情,自然是无法引起行走在内城的三人注意。

    无论萨利赫如何愤怒的面对面无表情、冷冽肃杀的金吾卫,金吾卫都是不为所动,执意要让萨利赫把驼队放入外城,人方可进入内城。

    一旁的苏丹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甚至嘴角带着一抹嘲讽的笑容看着萨利赫,这让今日被李弘戏‘弄’的萨利赫,更是恼羞成怒,扬言今年一定要给李弘一点儿颜‘色’瞧瞧。

    李治与武媚如今闲暇时,最喜欢做的事情,便是登高望远,站在空中楼阁,感受着温暖如‘春’的气息,以及‘花’海簇拥的美感,俯视着整个长安城大大小小的建筑,自然是把刚才明德‘门’处发生的一幕幕,看在了眼里。

    ‘花’吉恭声向两人叙述着刚才明德‘门’发生的事情,以及太子殿下如何在小明德‘门’口,击鼓戏‘弄’大食王子萨利赫的来龙去脉。

    李治则是冷着脸,生生的吐出了两个字:幼稚。

    而武媚脸‘色’铁青,气的浑身颤抖之余,则是更多的想着,李令月怎么办?

    如此下去,这过完元日就要十五岁的李令月,可就真成了无法无天的存在了,加上有一向宠爱她的太子罩着,以后这大唐,谁能惹得起李令月?!

    薛绍与李哲笑意盈盈的听李令月,诉说着刚刚李弘戏‘弄’萨利赫的举动,一旁被她挽着胳膊的夜月,怎么阻止也没有办法阻止李令月的大嘴巴,把萨利赫形容成了一个恼羞成怒的莽撞之人。

    最后无奈之余的夜月,也只好再次把满腔怒气撒在了李弘的身上。

    东宫之内,上官婉儿已经到来,不用说,这一定是李令月‘交’代的,据说两‘女’有事儿要和李弘相谈,而且两人的态度跟神情都很专注,这让李弘不由得兴起了一丝兴趣,这两个大唐大名鼎鼎、在历史上也是极为著名的‘女’子,到底想跟他谈什么!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