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杀手王妃:爷,请笑纳目录 > 1073.第1073章 软地笼【2】

1073.第1073章 软地笼【2】


    惊讶之余,阎诺的余光扫过了车窗外的软地笼,就像是钢丝一般的细,比起来,更加的像是渔夫捕鱼时的渔网,但是此刻,阎诺却清晰的瞧见,那钢丝之上,透过皎洁的月光发现,上面反‘射’着鲜红的血光。-88必发娱乐平台-

    当下,阎诺侧过身子,视线直探向墨珩的背,看不待她看清,墨珩便拽住了她的手臂,微微的摇头,眼神无‘波’:

    “诺诺,我没事。只是被软地笼刮了些皮外伤,不碍事的。”

    墨珩说的平淡,但是阎诺却从他的话语中听出了这软地笼的危险之处,只是刚刚替自己挡了一下,背部就血迹斑斑,墨珩不希望自己看他背上的伤,原因很简单,只怕是他口中的皮外伤,是血‘肉’模糊吧。

    阎诺闭了闭眸子,深深的吸了口气,整个马车内,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是墨珩的。

    “放心,我不会让你有事。”

    墨珩轻轻的掐了掐阎诺脸蛋上的‘肉’,语气温和,“只要夫君我还活着,这个世界上,就没有人敢伤害到你。”

    阎诺恍惚的看着他,紧紧地咬住自己的‘唇’瓣,这个笨蛋,这个大傻瓜,自己都受了重伤了,还想着要保护自己,真是笨蛋。

    自己怎么这么没用?!

    阎诺咽了口唾沫,整个狭隘的车厢内,那不断加重的血腥味,让阎诺咽下的那口唾沫,似乎都是腥味。

    正想着要替他止血的阎诺,陡然间,身子一紧,随即,整个人就被墨珩带到了半空,

    她瘦小的身躯,被紧紧地束缚在他宽大的衣袍里,又紧紧地被他抱在怀里。

    空气,一下子似乎清新了许多。

    阎诺抬起头,还没看明白周围的状况,便被墨珩压回了他的怀里。

    随即,是他那蛊‘惑’‘迷’人的低沉之音缓缓地响起,“诺诺乖,待在我怀里,一会儿就好。”

    阎诺知道,他们虽然离开了车厢内,但依旧在那比利刃还锋利的软地笼里。

    但不由的,阎诺顺从了墨珩,静静的趴在他的怀里,不想要去分他的神,扰他的心,尽量的减少自己所给他带来的伤痛以及不必要的麻烦。

    小手搂着他的背,却轻轻的触‘摸’到了那可以想象出的骇人伤口,她一阵内疚,继而攀上了他的脖子。

    微微的低下头,敛去了一切的神‘色’,隐藏了所有的情绪。

    墨珩单手抱住阎诺,她那娇小的身子并不影响他的动作,但是,却在他动用真气‘欲’要劈开那软地笼时,体内,一股异样燃起。

    他面孔冷俊,眼里的浅浅蓝‘色’水‘波’在徜徉。

    该死,软地笼上竟然被侵了毒!

    他受了伤,不言而喻,毒便从他的后背开始延伸,一旦他动用真气内气,便会大幅度的在他的体内蔓延下去。

    这一泼人,显然是冲着自己而来!

    此毒,可只是对男人才有效啊。

    他感受到怀里人儿的信任以及安静,心底也随之而平静了些许。

    阎诺静静的聆听他的心跳,即使是这个时刻,这个软地笼慢慢收拢,甚至是最后将他们一根根、一截截的分尸,这个结实‘胸’膛里的心跳,也是这么的平稳,这么的有规律。

    此时的墨珩,微微的蹙起眉,察觉到了毒素在体内已经开始不安分。

    而怀里的人,也是越加的让他开始把持不住,似乎靠近她久一些,自己就真的会控制不住体内霸道毒气的使然,而对她不利。

    当下,他目光一紧,从袖中脱手出了那把他从未离身的匕首,他们的定情信物,没有想到,这个时候,派上了大用场!

    这把匕首外观很普通,也不是最锋利,但对于墨珩,却是重中之重。

    他顺着那慢慢聚拢的软地笼,眸光凝结了‘阴’寒,靠着网的一端,施以巧力,外加上自己的内气带力,轻轻一划,伴随着一声细微的‘嚓’,那软地笼,瞬间变得四分五裂!

    高处的他,可以将地上的一切尽收眼底。

    此时的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一些尸体,人数约莫五十来人,但一个身影,却瞬间的引起了墨珩的注意。

    那抹身影全身漆黑,披着硕大的黑‘色’斗篷披风,隐匿在黑暗中,但鹰眼如墨珩,还是‘洞’悉了一切。

    可就在这时,因为方才划开软地笼而动用了体内的真气内气,毒素也是越发的流窜的迅速,此时他,就如同饥肠辘辘的野狼,而怀里的阎诺,就是一只洗白白的小白兔。

    来不及去细看,墨珩敏捷落地,将阎诺放在地上,正‘欲’转身,却被阎诺拉住了手臂,“你的伤……”

    话还没说完的阎诺,立即又发现了墨珩的不对劲,他背部的伤,很严重,以至于她居然都不忍睁眼去细细的瞧,但他的双眼,却如发怒的猛兽一般的猩红!

    阎诺小心的呼吸着,轻轻的拉住他手臂的手,也没有松开,这,仅仅,只是外伤而已吗?

    满满的担忧,噙满了阎诺的双眼,她静静的看着他,却突然说不出话来。

    阎诺从骨子里渗透的担心,竟然奇迹般的让神志模糊的墨珩,渐渐的清明了起来。

    他抬起手,拨开了阎诺拉着他的小手,语气轻柔,“我没事,别担心。”

    说着,就要走,却再一次被阎诺牵住,“你受了伤,走,回国师府,让凛斐给你医治。”

    墨珩脑子里又一阵朦胧,急忙阖眼,这‘阴’阳散的毒‘性’,很显然超出了他的想象,加之对阎诺一向较为冲动,这下,在这‘阴’阳散的支配下,更是差一点就加剧了他对阎诺的失控。

    这一刻,墨珩再一次挣脱开了阎诺的手,示意扶桑上前来,道:

    “扶桑送你回去,我身上中了‘阴’阳散,你离我远一点。”

    阎诺身子微微的怔住,‘阴’阳散?

    这一听名字,就是‘春’-‘药’之类的催情之‘药’,她有些懵,站在了原地没有动。

    心底却有些左右矛盾的暗忖起来,中了这毒,‘女’子就是解‘药’,可是他……

    想着,阎诺皱眉,视线转向到墨珩的身上,猛然间想起了一个问题,他们一直都在一起,为何他身上中了毒,自己没有中?难道……

    是因为他的伤?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