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傲魂星云目录 > 第一百二十一回 温馨港湾

第一百二十一回 温馨港湾


    听了秦‘玉’雪的这一番论断之后,众人终于明白了这个道理,不得不赞叹这一位年轻少‘女’的智慧,一旁的宁可馨更是将她揽入‘胸’膛之,“你这丫头,真是冰雪聪明!那个臭小子能够得到你的青睐,真不知道他是哪里修来的福气!”

    秦‘玉’雪的脸也‘露’出极为灿烂的笑容,一家人和睦融融,如果时间能够停留在这样的时刻,不去经历那些血雨腥风,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88必发娱乐平台-

    可是秦‘玉’雪从来不奢望永恒的幸福,幸福总是伴随着伤悲,这一点她从小深有体会,因为在她七岁的时候,她的父亲为了仙宫的秩序,不幸战死。

    秦‘玉’雪在那一夜之间长大,她一夜之间明白了从前父亲所说的那一些话,“幸福纵然伴随着伤悲,但却是人类永恒追求的主旨,不过想要获得永恒的幸福,需要英雄!”

    而秦‘玉’雪的选择不是如同一个娇娇少‘女’一般躲在角落里哭泣,而是年仅七岁便博览群书,她想要迫切地知晓这个世界的因果,想要了解知晓人‘性’的因果,想要彻底‘弄’明白为什么会有那一场战争。

    秦‘玉’雪遥望天边那一颗还未落下的启明星,她有些想家了。

    躺在宁可馨的‘胸’怀里,她忽然有些想家了。

    秦‘玉’雪怀念起了躺在母亲怀里的感觉,小时候,她躺在母亲的怀里,见着母亲一边批改公,一边给她讲述英雄的传故事。

    秦‘玉’雪从小崇拜英雄,因为在武境世界,英雄的作用的确民众的作用强太多了,然而能够走到最后的英雄,能够克服人‘性’‘阴’暗的英雄,却少之又少,多少英雄走到一半,往往一只脚踏入了黑暗。

    在秦‘玉’雪的童年里,母亲是一位体型极其高大的‘女’英雄,她话语不多,但是没说一句话总是说得很得体,说得很透彻。

    她的母亲因为拥有强大的武境力量,所以从来不休息,所以她经常躺在母亲的怀里一觉醒来,还见着母亲在批改公。

    她的母亲只有她这么一位‘女’儿,但是这一位母亲对秦‘玉’雪的苛刻,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秦‘玉’雪是多么怀念童年的时候,躺在母亲怀里,看着母亲批改公的神‘色’,那样专注,那样凝重。

    直到后来,她才知晓,这些件都是关乎仙宫未来命运的件。

    从小秦‘玉’雪能够分清什么是公,什么是‘私’,在仙宫化之,公‘私’分明是其化内涵的核心,所以仙宫这几十年来依旧运行得很好。

    可是任何世界的安宁都是相对的,武境世界更是如此,所以秦‘玉’雪才被派到这里,一方面是因为仙宫内已经有许多人在打秦‘玉’雪的主意,这主意当然不是暗杀,而是一种别暗杀更加可靠的方式,那是施恩,然后让秦‘玉’雪成为傀儡。

    这当然都是一些复杂的政治斗争了,秦‘玉’雪心里也很清楚,她的家乡其实并不安宁。

    她索‘性’不再去琢磨这些黑暗的漩涡,她现在只需要做好一点,那是尽最大努力帮助神剑宗建立更加稳固的势力,帮助义父实现他的理想。

    秦‘玉’雪知晓,义父的这个理想的宗旨与她母亲一模一样,那是让豪‘门’和寒‘门’之间彼此互相理解,然后通过施恩与报恩的人‘性’纽带来巩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

    他们都相信,只有这样的理想,才会真正的带给人类幸福。

    这也是为什么秦‘玉’雪背后的那几位武境先师愿意帮助宁义武的原因之一,因为他们的理想是一样的。

    这一刻,宁义武更是笑得合不拢嘴,可是他脑海里忽然想起了另外一件事,“不过这沈红月真的会尽心帮助我们神剑宗吗?这沈红月纵然和远儿的关系很好,也是一个非常有能耐的‘女’子,可是她毕竟不是我神剑宗的人,真的愿意帮助我们神剑宗出使各个武宗吗?”

    纵然宁义武内心承认秦‘玉’雪刚才所说这些话的确很有道理,但是这沈红月毕竟是外宗之人,也是一位说得名号的‘女’豪杰,主动权掌控在别人手里,别人怎么可能听由自己指挥呢?

    更何况广寒宫和神剑宗的关系历来不好,因为宁义武极其讨厌广寒仙子那一套“唯‘女’人至”的思想理论。

    这个‘女’人提出一个核心观点,那是“男人都是‘女’人创造的,男人应该听‘女’人”,这是其思想观点的其一个分支,除此之外,还有许多其他‘女’人之的观点,例如“所有战争都是男人发动的,所以男人是社会黑暗的罪魁祸首”,再如,“‘女’人天生男人更善良,更仁慈,所以‘女’人应该占有绝对领导权,方能够让社会朝着和谐方面运转。”

    诸如这样的思想理念还有许多。

    宁义武当然不会同意这些偏执的观念,他的理想宗旨是达到人与人之间的彼此理解,除了是豪‘门’与寒‘门’之间的相互理解,也包括男人和‘女’人之间的相互理解,然后各个层面之间,进行一个多元化,多角度,多规模的人生价值观统一。

    所以,宁义武当然与广寒宫的这一位拥有“幻术大师”境界的‘女’豪杰有瓜葛。

    最为关键的是,宁义武最忍受不了的是那个‘女’人正在研发一种“‘女’子单育”之术,这是一种‘女’人独自人造人的禁忌之术,当年开发出来之后,曾经造成了社会的黑暗动‘荡’,后来那个‘女’恶魔被灭掉之后,这个禁忌之术一直销声匿迹。

    可是现在据“暗影”的情报得知,这个“‘女’疯子”再‘私’底下开发这种禁术,宁义武对此更是深恶痛绝。

    而沈红月恰好是这个“疯子‘女’人”的义妹,宁义武当然有这方面的担心。

    不过宁义武是极其开明的人,他不可能因为这种关系而怀疑沈红月也是这样的‘女’疯子。

    秦‘玉’雪朝着宁义武愉悦地点了点头,“这是当然,她这样的‘女’人巴不得也建功立业呢,而她眼光独到,也是一个聪明的‘女’人,自然会认为这一场战争的胜利是属于神剑宗的,如果她帮助神剑宗,于‘私’,她帮助了鸿远哥哥,鸿远哥哥自然欠他一个人情,于公,她代表广寒宫帮助了我们神剑宗,我们神剑宗欠广寒宫一个人情,这个时代虽然黑暗,但是能够真正笑到最后的人,一定是懂得如何处理人情的,所以她一定会帮忙的!”

    宁义武忽然觉着有些不好意思,甚至是有些惭愧,现在这个‘混’蛋小子和沈红月走得这么近,‘玉’儿这姑娘居然不生气,反而帮着沈红月说话。

    宁义武只好爽朗大笑来排解内心的惭愧,“‘玉’儿,你这样帮助沈红月说话!真是让我这当父亲的汗颜啊,那个‘混’蛋小子现在与沈红月走得这么近,你却还要帮着沈红月说好话!”

    宁义武心里现在已经决定等这一次盛会结束之后,狠狠教训那个臭小子一番,别忘了谁才是他的未婚妻子!

    秦‘玉’雪面带微笑地摇了摇头,“义父何出此言呢?这‘私’事是‘私’事,公事是公事,我秦‘玉’雪总不能公‘私’不分吧,现在大敌当前,神剑宗正处在水深火热之,我怎么可能还去纠结这些琐碎之事呢!

    “说实话,身为‘女’子,我的确讨厌沈红月这个‘女’人,我讨厌她的乖张,讨厌她的妩媚,鸿远哥哥现在被她‘迷’得神魂颠倒,我怎能不生气呢!可是她的确有属于她的能耐,而且她的身份特殊,又了解各个武宗的内部矛盾,正适合出使各个武宗,为义父的理想带来更大的曙光!而且对于义父的理想,‘玉’儿是一定支持的,只是母亲有言在先,不能让我参与任何战争,而战争包括外‘交’,所以自然不能亲自帮助义父‘操’办此事了,这举荐他人,一方面能为义父办成大事,另外一方面,我两边都不得罪,母亲也不会责备我的!”

    宁义武听闻这一席长言之后,再一次爽朗大笑起来,这丫头实在是太令她满意了,起那个柔弱得犹如一寸小草的楚凝儿,根本是天壤之别。

    宁义武绝不希望自己的儿媳‘妇’成为弱不禁风的小草,那种‘女’人不适合生活在他们这个家族里面,因为他们这个家族面对的是即将到来的血雨腥风,唯有犹如钢铁一般的意志才能够战胜这一切的黑暗。

    所以每次宁义武见着楚凝儿那般弱不经风的模样,他心的惆怅不打一处来,如果不是当年他心一软,答应了无缺这‘门’婚事,楚凝儿根本进不了他的家‘门’。

    这不是他宁义武排挤寒‘门’,更何况楚凝儿的家庭并不穷苦。

    宁义武想瞧见眼前的‘玉’儿,想起那楚凝儿,心不免多了几分惆怅。

    最为关键的是,楚凝儿的本事实在是低的可怜,她既没有如同宁可馨这般的采飞扬,又没有白诗音如此超群的盖世医术,没有秦‘玉’雪这般冰雪聪明,也没有沈红月那般果敢担当。

    如果说硬要有什么值得称赞的地方,那是楚凝儿做得一手好菜,而且知书达理,

    ‘性’格也极为谦逊,这才让宁义武有苦说不出,这样的‘性’格如果生活在治世,一定备受称赞,可是谁让这是一个不幸的时代呢?‘女’子无才不是德,而是罪。

    宁义武索‘性’将目光转向昨天一气之下拂袖而去的宁无缺身,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