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极品贴身家丁目录 > 第353章 吓懵了

第353章 吓懵了


    一个一身匪气,脸上挂满了血疤的家伙,端着巨斧,大摇大摆的冲了进来。-88必发娱乐平台-

    正是乔五!

    乔五晃着‘棒’子站在燕七面前,比划着巨斧,杀气十足道:“你就是燕七那个小瘪三?”

    燕七呵呵一笑:“没错,我就是把你那个不可一世的哥哥乔三、‘弄’进监狱的小瘪三——燕七!”

    “你……”

    乔五气焰登时被压制下去,满脸通红,怒意十足道:“想不到你竟然敢找上‘门’来,你杀了我哥哥,信不信我把你剁了喂狗?”

    “你敢!”

    虎子晃着膀子迎上乔五,与他贴的很近,呲目‘欲’裂:“你麻痹的对我七哥放尊重点,你再敢说一句粗话,我现在就做了你!你信不信?艹你娘的,你若不信,你再爆一句粗口试试,我虎子纵然被千刀万剐,也先‘弄’死你。”

    日!

    乔五被虎子犀利的眼睛盯着,几乎不敢与之对视,那嚣张的粗口再也不敢爆出来。

    燕七微微一笑:原来是个外强中干的货‘色’。怪不得乔三死了、这厮才能出头。

    这就好办了,正合我意。

    “虎子,急什么,看把人家乔五吓成什么样子了,人家好歹是老大,留点面子好不好?你现在改邪归正了,赶紧给我收起那副痞子嘴脸。”

    虎子嘿嘿干笑:“一不小心,原形毕‘露’了,七哥,我得改,我现在改邪归正了呢。哈哈!”

    乔五窘的不行,满脸尴尬,急忙把怯弱的嘴脸收起来,唧唧歪歪道:“徐天虎,我这么多人,当我怕你呢?不过,在我的地盘上,我不想人多欺负人少,等哪天咱们约个时间干一架,看我怎么收拾你。”

    “哈哈!”虎子笑的嘴巴都咧到了后脑勺。

    这厮,害怕就是害怕,场面话说的倒是溜。

    乔五不敢继续和虎子掰扯,扭头看向燕七:“你害死我哥哥,还敢找上‘门’了,胆子够大啊。”

    他虽然声‘色’俱厉,但真的不敢再爆粗口了。

    ——虎子那德行,他心知肚明。

    一旦发飙,就像是疯牛一般,挡都挡不住。

    燕七不屑的看着乔五:“你哥哥乔三敢惹我,我送他进监狱,乃是一报还一报,按照江湖道义,也说得通。不过,乔三死在狱中,那是我干的吗?”

    乔五大喊大叫:“不是你杀了我哥哥,还能有谁?”

    燕七哼道:“到底是谁杀了你哥哥,你心里没数吗?你少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别以为我不知道,乔三死了,你心里不知多高兴呢,你给我装哪‘门’子兄弟情深?”

    “我……我哪里高兴了?燕七,你少污蔑我。”

    乔五一颤,不敢再‘激’将燕七,万一燕七将实话说出来,那可就惹了大麻烦了。

    他心里很清楚,乔三死在狱中,定然是被刘押司害死的。

    因为,乔三知道的太多了,他不死,就会连累许许多多的官员去死,刘押司正是最致命的受害者。

    以刘押司的实力,在狱中‘弄’死乔三,轻松如探囊取物。

    乔五对于乔三的死,明则悲伤,暗中高兴的差点跳起来。

    乔三一死,他就是乔氏漕运的老大了。

    所有的一切,都归了他!

    不过,这种高兴的心境被燕七当面道破,尴尬不已。

    乔五急忙转移话题,冲着燕七叫嚣:“你来干什么?我不想人多欺负人少,你给我赶紧离开。”

    燕七盯着乔五那双外强中干的眼睛,一步步走近,步履稳重,神情淡然,眸中藏着不可侵犯的威严。

    乔五心里有些惶恐,这厮的眼神儿怎么那么可怕?

    想到乔三被燕七玩死,乔五有些心肝颤。

    他有些衰败的后退两步,晃动着手里的巨斧,哆哆嗦嗦道:“燕七,你……你想干什么你?你当我是吓大的?”

    燕七猛的一声厉喝:“说,到底是谁指使你侵吞了华兴会的展位?”

    “啊?”

    乔五一愣,支支吾吾道:“你说什么,我不明白,你哪有什么展位?东郊会展早就划分了展位,你们华兴会成立那么晚,根本来不及申请。”

    “少给我打马虎眼。”

    燕七一双眼眸充满‘阴’霾,死死锁定乔五,气势陡然变得高亢‘激’昂起来:“你给我听好了,我是来质问你,到底是谁指使你侵吞了华兴会的展位?你耳朵聋了吗?”

    乔五心里胆怯,表情僵硬,但这么多小弟围着,哪里能装熊,硬着头皮一声冷哼:“燕七,你以为你是谁,你在说什么,我听不明白。”

    “给我装傻?呵呵。”

    燕七笑容中满是杀气,锁定乔五:“知道我今天为什么只带了虎子一人来吗?”

    乔五问:“为什么?”

    燕七一字一顿道:“这叫先礼后兵。”

    乔五隐约觉得不妙。

    燕七声音愈加振聋发聩:“乔五,我告诉你,我们华兴会将这次东郊会展看得很重,谁敢抢华兴会的展位,华兴会就跟他拼命,纵然付出再大的代价,也得‘弄’死他。敢‘阴’我们华兴会,活腻歪了吧?”

    “乔五,我这次只带了两个人来,就是给你一个下台阶的机会,只要你老实‘交’代,到底是谁在背后算计华兴会,我们华兴会可以放你们一马。但是,你麻痹的要是装聋作哑,那华兴会就把这笔帐算在你乔五的头上。哼,等我下次来的时候,可就不是两个人了,那一定会华兴会全体兄弟找你论道。到时候,你把脖子洗干净了等死吧。”

    乔五吓得背后冒凉风。

    燕七的话,真是太狠了,像是最后通牒。

    但是,幕幕后主使之人断断不能说出来,不然,不用燕七带领兄弟前来论道,他就得被幕后那人给咔嚓了。

    乔五硬着头皮道:“燕七,你少给我嚣张,敢威胁我?当我乔五是好惹的?”

    燕七哼道:“连乔三都被我‘弄’进监狱了,你乔五算个‘鸡’.巴?”

    “我……”

    乔五彻底被燕七骇人的话给惊到了,身子僵硬,似一股凉风从天灵盖涌入,从头凉到脚!

    燕七不屑的扫了乔五一眼:“我回华兴会等你的消息!两天之内,你若不告诉我,我就带着兄弟来和你论道,你好自为之。哈哈!虎子,咱们走!”

    燕七哈哈大笑,与虎子一起,大摇大摆的离开了码头。

    乔五眼睁睁的看着燕七离开,连追击的勇气都没有,

    心里不停的盘算:怎么办?怎么办啊。

    燕七要灭了我,我好怕!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