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皇天战尊目录 >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听曲

第二百五十四章 听曲


    阳炎默然,如果林如梦真的那样做了,自己根本没有办法,否认?有用吗,别人根本不会相信,只会觉得他矫情,得了便宜还卖乖,甚至理解为变相的炫耀。。шщш.㈦㈨ⅹS.сом 更新好快。

    何况他也向来不喜欢解释,即便到时候流传出那样的谣言,他也只会当做一个笑话,而不会站出来解释什么。

    不爽?那是你们的事,与本皇子何干?

    如此,无形之,他便已经帮了她,还需要林如梦对他多费口舌么?

    说到这个地步,其实林梦如根本没必要和他商量了,换一个人恐怕直接那么做了,顶多让自己对她产生不满,但自己的不满,对她这种身居高位的圣‘女’来说又算的了什么,价值几何?

    “但是我不会那么做。”林梦如直接把这种最简单的方式否决了。

    “为何?”

    她苦笑了下,说道:“如梦自己便是被宿命束缚的人,又何必把一个原本毫不相关的人强行牵扯到自己的事来呢?这与极乐‘门’的做法又有何不同?那么我还有这个资格去摆脱宿命,追求自己的武道之路么?”

    阳炎微怔,似是没想到她会这么说,这话有点道理,自己便是会强加束缚给别人的人,却去反抗宿命,想要摆脱,追求自由,这,不是很可笑么?

    但其实这是很正常的现象,有的强者喜欢欺凌弱者,但绝对没有强者会愿意被别人欺凌,哪怕这个欺凌他的是他更强的强者。

    难道这也很可笑?

    如果是这样,那这世间还有资格去追寻自己武道的还有几人?

    有人修武为了强大自身,不受欺凌,然而更有人修武同样强大自身,却是为了欺凌他人,掌控他人的命运,使自己得到满足,难道他们没有资格修武了么?

    不,他们才是更有资格修武的人,有野心才会不断渴望实力,渴望强大,他们的武道之心会更加坚韧,因为在他们成长到巅峰,成为最强者之前,总会有他欺凌不了的人,那么只有变得更强大,掌握更多人的命运。

    修武为了不受欺凌的人,在阳炎看来,不过是内心儒弱的表现,真正内心强大的人,想的永远都是凌驾于他人之,而不是不被人凌驾于自己之,后者其实内心深处已经认为自己不如别人了,这样的人如何能到巅峰?

    坦白说,阳炎并不苟同林如梦的观点,自己和别人永远都是两个群体,不能‘混’为一谈,“己所不‘欲’,勿施于人”这种观点才是真的可笑。

    “林姑娘豁达,本皇子佩服,如果换作是本皇子,一定会选择最直接有效的方式达到目的。”阳炎毫不掩饰自己的观点,即便是这个“对象”是自己。

    林如梦都不怕说出自己的想法,他又有何惧?

    如果因为自己的坦白,她改变了态度,那她不是自己以为的林如梦了,也不值得自己给她那么高的评价。

    “看来我选择公子的想法果然是对的,看问题的思维都截然相反,必定不会出现意料之外的事情。”林如梦微微一笑,果然如阳炎所料,没有改变原来的态度。

    “如梦可以答应公子三个条件,只要公子愿意。”她没有再多说什么,直接开出了自己的筹码。

    “怎么样的条件?”阳炎淡淡问道。

    “什么条件都可以,只要我能做到绝不推辞,而且这三个条件没有期限限制,也是说,这三个条件你什么时候提都可以,可以现在,也可以以后。”阳炎有些惊讶,林如梦竟然开出如此优厚的条件。

    别小看这三个条件,只要提的好,阳炎能从其得到超乎想象的好处,一位极乐‘门’圣‘女’的能量可绝不容人小觑。

    尽管如今他并没有什么想要的,但可以留到以后再提,说不定什么时候用到了,不得不说林如梦这个条件让他有些心动了。

    “不得不承认,你的条件很吸引人,本皇子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拒绝了。”阳炎看着她,缓缓说道。

    “这么说,公子是答应了?”林如梦那好看的眸子闪着亮光。

    “自然。”阳炎淡淡道,本来他对这件事没有太大的抵触心理,经过一番谈话,对林如梦大致有了个了解后更不怎么抵触了,她又开出这么优厚的条件,自己好像没有理由拒绝。

    当然,他能做的是林如梦所说的,默认和她名义的关系,至于其它的,他依旧不会去涉足。

    见他答应,林如梦顿时灿烂一笑,犹如万‘花’盛开,尽管早已料到这结果,但到底是让这不见兔子不撒鹰的少年松口了,心里不自觉地滋生了一丝成感。

    随即便是暗感懊恼,林如梦啊林如梦,你什么时候这么没出息了?这不是早已预料到的吗,这样的条件,搁谁谁都会同意的吧,有什么好高兴的。

    不过随即她想明白,自己这是为了计划能够顺利实施而高兴,而不是因为阳炎的同意。

    心里情绪‘波’动,面却是不‘露’丝毫,林如梦笑看着阳炎,微微一拱手道:“多谢阳公子,那祝我们合作愉快了!”

    “自然。”阳炎淡然地回了一礼,要是不了解他的人,看到他这副神情,一定会大骂一声:得了便宜还卖乖!

    不过,林如梦自然是不会这么想的,眼前这少年终归是与别人不同的。

    “那公子,明日如梦通知下去,选公子为意人了,以后不再登台。”她看向阳炎,说道。

    “随意。”阳炎淡淡道。

    林如梦一笑,忽然发现这少年也不是那么不好说话,只是要先让他认同你的意见,不然还是油盐不进。

    “事情谈完,不知公子可否有兴再听如梦弹奏一曲?”她取出了那张被荆王从木尘手坑来的“天音”古琴,修长的‘玉’手轻轻拨动琴弦,发出清脆的音响,令人心神一静。

    阳炎心微微一凛,仅仅是一个音符便能有如此效果,她的琴音造诣甚至不他推荐给千寻的那位导师差了,所欠缺的,只是火候而已,等到她的修为提来,便是那位导师也只有自叹弗如的份了吧。

    这真是个会令人感到绝望的‘女’子,在阳炎的接触过的‘女’子,恐怕也唯有他如今的师尊,冰若言能够压其一头了。

    “不必了,既然事情已了,阳炎告辞。”阳炎说着,缓缓站起了身子,若非自身那特殊的情况,他倒愿意聆听一番那所谓的问心回溯曲,现在也只能谢绝林如梦的好意了,暂时算作是好意吧。

    “公子可是怕被如梦窥探到心事?其实大可不必,如梦会的琴曲又不是只有问心回溯曲,如梦要弹的是别的曲子啊,只当是感谢公子答应帮助如梦之情。”林如梦看出他对问心回溯曲有些抗拒,便笑道。

    事实,她原本没有打算再弹那首曲子,阳炎在大厅时的那一声大喝她可是记得极为清楚,好像她的琴声是洪水猛兽一般,如此,她又怎会再在他面前弹那首曲子来破坏好不容易营造好的和谐气氛呢。

    尽管她知道阳炎是想起了什么事情才会那样,对此也有些好,却也知道自己不便相问,也不应该去触及。

    “此曲名为静心曲,只会让公子静心,看待事情能够更加冷静,身灵气静。”林如梦又道。

    阳炎想了想,重新坐定,按她所说,听她一曲倒也无妨。

    林如梦见状,会心一笑,‘玉’手在琴弦挥动起来,顿时清脆而又美妙,如泉水流淌般的琴声便在这闺房之飘‘荡’起来,意境格外的美丽,宛如世外仙音。

    阳炎这一次没有去抵抗,而是顺其自然地享受这美妙的乐曲,渐渐沉浸其,却不是那种‘迷’醉,无论是他的意识还是心境都格外清醒,似乎平常时候还要清醒,这是静心曲与问心回溯曲的不同之处。

    一个问心,另一个却是静心,同样的美妙玄奥,却是有着不同的功效。

    阳炎只觉灵台一片清明,任何时候都要清醒,一时间仿佛对自己的武道之路都看得更加清晰了一些,连平常时候很多想不明白的问题都有了一丝明悟。

    渐渐地,他沉浸其,身散发出淡淡的金光,《天阳圣法》自然而然地运转起来,竟是在琴声进入了修炼状态。

    林如梦看着这一切却只是淡淡一笑,对此并不意外,心静则明,明则气通,对武者来说这是最难能可贵的状态,出现这一幕并不怪。

    淡淡的金光包裹着他,功法运转速度越来越快,阳炎身的气息开始出现一丝丝‘波’动,连周遭的天地元气都似乎蠢蠢‘欲’动起来,隐隐朝着他靠拢二来。

    如果有细心者注意的话,会发现,无论是他的功法运转,还是气息‘波’动都隐隐契合了琴声的韵律,随着琴声的飘‘荡’而有起伏。

    时间在不知不觉流逝,香闺之一片清静,唯有琴声在空间回‘荡’,犹如清脆的泉水,林如梦和阳炎相对而坐,一个抚琴,一个聆听,这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的和谐,令人不忍心将其打破,让这一幕一直存在下去,直至永恒。

    阳炎整个人都仿佛沉浸在玄妙的琴声,不知道自己此刻身发生的事,然而那抚琴的美人儿却由一开始的淡笑,渐渐变得有些惊异和惊叹起来,拨动琴弦的‘玉’手,却是愈发认真起来。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