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太后要逆天:将军请上座目录 > 第626章 莫良缘问,折九小姐?

第626章 莫良缘问,折九小姐?


    能活着,为什么要死?

    晴‘女’自然是选生路,莫良缘也知道晴‘女’只会选生路,那么“努力”地活着了,有活下去的希望了,晴‘女’一定会抓住这个希望的。-88必发娱乐平台-

    “小姐想我做什么?”晴‘女’问莫良缘。

    “你给我爹下得是什么毒?”莫良缘看着晴‘女’问。

    晴‘女’的眼睛瞪到不能再大,似是听不懂莫良缘在说什么。

    莫良缘说:“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要放过你?”

    晴‘女’仍是不说话,保持着呆愣的神情,莫良缘的话,她仿佛一个字也听不懂。

    “那‘药’不是致命的‘药’,”莫良缘说:“我断了房的熏香后,我父亲的身体在一天天好转,我愿意放过你,跟你做一个‘交’易,只是想让我父亲早些醒过来。”

    晴‘女’猛地摇一下头,跟莫良缘道:“我不懂小姐在说什么。”

    “不要紧,”莫良缘说:“我给你时间考虑,明日的这个时候,你若还不懂我的话,那我一定断了你们的生路。”

    晴‘女’愕然地看着莫良缘起身走,动作先于脑子,晴‘女’喊了莫良缘一声:“小,小姐?”

    “没理由你能害人,我不能报仇的,”莫良缘头也不回地往外走,撂下这句话给晴‘女’。

    莫良缘出屋后,屋‘门’被屋外的人重重地一关,‘床’帐被震得抖动起来,但起晴‘女’这会儿的瑟瑟发抖来,‘床’帐这点幅度的抖动,真算不得什么了。

    她知道了。

    她怎会知道的?

    这两个念头在晴‘女’的脑子里‘交’替出现,晴‘女’一时间也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害怕了,她觉得自己头痛‘欲’裂,好像有人不停地在击打她的头,晴‘女’大力地揪着自己的头发,嘴里发出自己都不自知的叫声。

    ‘门’外的冯妈妈被晴‘女’的叫声,吓得脸‘色’发白,这惨叫声也太瘆人了。

    莫良缘看一眼站在庭院里的丫鬟婆子们,跟冯妈妈道:“这里‘交’给你看着了,你多辛苦些。”

    冯妈妈忙道:“奴婢不敢当。”她在尽一个奴婢的本份,哪敢担主人家小姐一句辛苦?

    “大夫去休息吧,”莫良缘又跟候在一旁的大夫道:“屋里那奴婢的事,让您这些日子费心了。”

    屋里那奴婢?

    人已年的大夫瞬间听懂了莫良缘的话,大将军府这是不承认晴‘女’伺候过大将军了,“小姐言重了,”大夫态度很是恭敬地跟莫良缘道:“在下只是尽本份。”

    大夫行医救人是本份,至于其他的,都说是只是尽本份,那其他的事,与我无关,我也不知道啊,大夫的话莫良缘也是瞬间听懂了。冲大夫笑了一笑,莫良缘道:“先生随我出去吧,这里偏僻,让先生来这里,是我怠慢先生了。”

    眼见着莫良缘带着大夫要走,两个人似乎一点也没听见晴‘女’的惨叫声,冯妈妈慌忙道:“小姐,晴‘女’是不是疯了?”

    不光是冯妈妈,庭院里的丫鬟婆子都这么想,正常人哪能这么叫唤?

    “没疯,”莫良缘若无其事地道:“她只是在害怕,过一会儿好了,冯妈妈你不用管她。”

    莫良缘的心狠,冯妈妈不是第一次见识了,所以应了一声是后,冯妈妈不敢再吱声了。

    晴‘女’这一叫是一整夜,直到天明之后,小屋里才不再有惨叫声传出。小院里的人面面相觑,都不想进屋去看一看情况。

    几番互看之下,最后还是冯妈妈硬着头皮推‘门’进屋。

    晴‘女’这会儿坐在‘床’,身裹着被子,头发披散着,一直拖到‘床’面。

    “晴‘女’啊……”

    “出去!”不等冯妈妈将话说完,晴‘女’厉声叫道:“滚出去!”

    冯妈妈闹了一个没脸,打量了晴‘女’一眼,心里对晴‘女’的那点同情突然之间消失不见了,这人都到了这个地步了,还要跟她端架子,到了你也没成主子啊。

    冯妈妈不走,晴‘女’抬头看向了冯妈妈,一双眼竟是熬得通红。

    “哟,”冯妈妈拿手掩一下口,语气嘲讽道:“晴‘女’姑娘你这是何苦呢?”

    一声姑娘,将晴‘女’又给刺了一下,她哪儿还是个姑娘?也不说话了,晴‘女’瞪着通红的眼看冯妈妈。

    冯妈妈怕莫良缘,可她万不可能怕晴‘女’的,当下冯妈妈道:“你这是要把气冲我发了?没攀高枝野‘鸡’变凤凰,那是你没这个命,小姐没要你的命,你偷着乐吧。”

    “你有事?”晴‘女’问,她惨叫了一夜,嗓子叫哑了,这会儿说话,声音险些发不出来。

    “来看看你啊,”冯妈妈道:“万一你寻了死,好歹得有个给你收尸的人,不是?”

    冯妈妈之前想巴结晴‘女’,拿晴‘女’当主子待,莫良缘回来后,冯妈妈待晴‘女’大不了如前,更是连指使人给晴‘女’灌‘药’的事都做过了,可习惯了冯妈妈的奴颜婢膝,冯妈妈现今的这个模样,晴‘女’真还不习惯。

    “我没死,你可以走了,”晴‘女’冷冰冰地冲冯妈妈道。

    冯妈妈看晴‘女’的眼神也冷,道:“那你可得老实地待着,你若寻死什么的,现在可真没人会拦你。”

    “我何时寻过死?”晴‘女’怒问道。

    “你时时都在寻死啊,要不然,你肚里的‘女’娃会掉了?怀了个丫头,瞧瞧你之前的那个模样,也是少将军不理你,不然的话,我看你还得去少将军跟前作一回妖呢,”冯妈妈讥讽了晴‘女’一声,甩‘门’出了屋。

    晴‘女’几乎将自己的嘴‘唇’咬得稀烂,却想不出反驳冯妈妈的话来。

    冯妈妈气呼呼地出了屋子,想想她还是得去正院里,将晴‘女’总算消停了的事,跟莫良缘禀告一声。让跟着自己做事的丫鬟婆子看好晴‘女’,冯妈妈出了小院,往正院赶。

    这会儿正院的偏房里,莫良缘有些不相信地问周净:“你说谁来了?”

    周净有些懵神地道:“她说是她是河西折府的九小姐。”

    “折九小姐?”莫良缘问。

    周净点头。

    严冬尽明明说过,这位折九小姐被陆竹生派人送回河西了啊,这位怎么会出现在鸣啸关?莫良缘有些闹不清面前的事了,这位九小姐不至于追严冬尽,一路追到鸣啸关来了吧?

    周净小声问莫良缘:“小姐你要见她吗?”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