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我的一位医仙朋友目录 > 第十章 异变

第十章 异变


    白益自然不知自己的行为被外界察觉,依然自顾自的吃着之前藏好的卤牛‘肉’,不多时半包下肚,虽然这牛‘肉’卤的风味绝伦,人间罕有,但是没有佐餐的东西难免吃腻,再加上牛‘肉’咸香,吃的有些口渴,手边却没有解渴的东西,无奈之下只好包起来从新塞回怀里,

    阶梯上看不到远处,眼前都被‘迷’‘蒙’的环境覆盖了,乍看去犹如仙境,但时间长了感觉也就那样,跟市井山野都没什么区别,这雾气不像水构的,用手拨‘弄’也沾染不上湿气,倒觉得神奇,

    等了半天也不见下面有人追上来,按说自己在这儿待了这么久,后面的人怎么说也要追上来了,此间连半个人影都见不到,白益心中也是犯嘀咕,旋即站起身子向下走了两步,谁知道还没迈出几个台阶,惊讶的发现上来的路居然断掉了,原本应该在那里的台阶不知为何居然凭空不见了,

    这是怎么回事?

    在原地愣了几秒,白益之前没料到自己的后路居然会被断掉,顿时紧张起来,之前心中还有打算准备退回去,现在退路都没了,自己该怎么办?

    难道真要一直往上爬?去找那个什么称仙台?

    伸手抹了一把脸,看眼下的架势,自己不往上爬是不行了,一股上了贼船的感受一下从白益心底升腾起来,自己遇到的这都叫什么事啊,

    也不是说白益没想过去当个神仙,但是自小听老乞丐讲过神仙太受约束,清规戒律一大堆,自己逍遥惯了,八成受不了那生活,

    寻仙问道都逃不出长生二字,但白益压根就不想长生,与其轻恼千载,莫不如自己有今天没明天来得痛快,

    乞丐羡慕君王,君王羡慕乞丐,说来说去都是一回事,道理敞开了放到面上是个人都明白,不过真解开心结的就没几个,老乞丐临死前给白益留了一句,只有死了的人才算活过,白益一边埋他一边翻来覆去的念叨,到了最后也就只剩下这么一句话来,

    眼下胡思‘乱’想也没用处,既然退路被断,就只能按照之前那些引路的人说的来了,看这架势,八成自己找不到那个所谓的称仙台就得被一直留在这通天台阶之上,到时候自己估计不是饿死就是渴死,虽然白益不想长生,但也不代表他想枉死,权衡了一下之后还是决定往上走走,兴许这阶梯也没自己想的那么高也说不定,

    歇息了变天,又小吃了一顿,此间白益算是恢复了状态,旋即就不在耽误,转身继续往高处爬去,

    一路无话,这通天阶梯上的威压随着距离的增加非但没有减弱的态势,反而越来越强,刚开始的时候还仅仅是在水中走路,此时白益已经明显的感觉到身上就像绑满了铅条一般,

    这要是放在平日里走起来就已经十分吃力了,更何况现在还在爬着眼前这个十分陡峭的通天阶梯,几乎没用多久,白益就开始喘起粗气,越发的感受到体力不支起来,

    这股威压的增涨十分循序渐进,并没有什么特别突兀的界限一说,似乎白益每前进一阶,这股威压就会微不可查的增加一分,等你察觉到的时候已经在无形中加重了许多,颇有一股温水煮青蛙的意味,

    白益这期间又试了试往回走,下去的阶梯都十分神奇的消失在下面不远的位置上,显然这条通天之路是单行的,并没有回头的机会,

    但是这么下去也不是办法,白益靠着阶梯喘着粗气,在这股威压之下就连呼吸也开始变得困难起来,仰头向上望去,依然仙气缭绕遮蔽视野,完全没法确定还要有多远才能到达那个所谓的称仙台,而且这地方的威压越往上就越强,看来之前还是自己想得太过简单了,

    ‘摸’到称仙台就算通过,果然不是那么简单就能完成的事情,

    一千三百五····一千三百六····

    既然看不见前面,索‘性’低头盯着脚下的台阶,心中默念着自己究竟爬了多远,之前的数字白益已经记不得了,只能从一半数起,这倒是给了自己不小的暗示,也让自己能轻松一点,

    当这个数字突破一千五百之时,依然没有见到那个所谓称仙台的影子,

    咬牙继续往上爬,又过了不知多久,白益已经完全没法分心去计算自己到底爬了多少台阶,这股如同铅块般的威压阻力已经强大到仿佛凝结出了形体,从四面八方挤压着白益的身躯,仿佛要将他从台阶上硬生生推下去一样,

    白益不得不使出全力维持身形,豆大的汗珠从额头划过,骨骼关节吱呀作响,每迈出一步对他来说都是不小的挑战,

    突然发现这股威压此时已经不仅仅在影响自己的身体,似乎连‘精’神都受到了不小的干预,眼前的景象变得开始‘迷’离扭曲,原本平直的阶梯开始出现不规则的扭动,甚至身边多了一种白益从来没闻到过的奇异香味,

    这个鬼地方,

    心中暗骂了一句,使劲晃了晃脑袋让自己清醒过来,在朝上迈了一步,轻眨了下眼睛,谁知就在眼睛一闭一睁的刹那,眼前的场景忽的模糊起来,仿佛退去了一层‘蒙’昧,如同水墨被晕染般整个化开,

    在回过神来,白益发现自己居然出现在一处通体‘乳’白的空间之中,周身威压退去,整个人身子一松,紧绷的神经差点把自己推倒,

    这是哪里?

    四周散发着柔和的光亮,跟白益之前来时被装在的那一处空间差不了些许,不过显然这里要比那地方大得多,他分明看见,离自己不近的地方,有一颗华盖古树,静悄悄的屹立在那里,

    古树不高,枝干却不纤细,树叶一片火红,在这里却显得孤零零的,

    这片空间之中无风吹过,却偶有叶片飘落,已经在树下积了一层,火红的一片,如同映照在水中的倒影一般,

    树干处似乎靠躺着一个人影,离得太远白益看不清楚那人的面容,只知道那人身上也落了不少的叶片,就好像在这里待了很久的样子,

    那是谁?

    “你不该来这儿”

    忽然白益耳边响起一声空灵柔弱的‘女’声,无法分辨声音到底来自何方,就仿佛直接出现在自己的心中一样,

    “你是谁?!”白益望向四周,并没有发现任何身影,依然白茫茫的一片,

    “回去吧,还不是时候”‘女’声再度响起,下一瞬间,白益就觉得周围的景象巨变,古树,人影,白‘色’空间,全部消失不见,自己再一次回到了之前的通天阶梯之上,保持着一只脚向上迈出的姿势,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威压再度临身,白益一个踉跄差点摔了下去,好在是稳住了身形,忽然觉得两颊有水滴滑落,下意识的用手抹了一把,低头看了看,

    这是?眼泪?我怎么哭了?

    白益还没反应过来,忽然,一股莫名的悲伤,瞬间将他整个人淹没。-88必发娱乐平台-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