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青冢行目录 > 第160章 飞鸿落日(3)

第160章 飞鸿落日(3)


    夕阳西下,整个莆山县都笼罩在橙红的暮光,薄雾轻起,缥缈氤氲,仿佛是与世隔绝的世外桃源。-www.79xs.com-手机端 m.

    人在夕阳下,雪白的裙衣被夕阳的余晖染成红‘色’。

    官蕊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柄剑。

    苍白的手,银亮的剑。

    这样的‘女’子,忽然变得好像一个孤独的剑客。

    天地之间仿佛只有她一个人,孤身悬崖,望尽天涯,风过处,无声也无影。

    她一个人站在悬崖,带着她的剑。

    像是已经站了很久,又好像才刚到,她一直那么安静,静得如同一棵孤独的幽兰。她的一双眼睛遥视着夕阳,她正在等人,然后在夕阳快要沉下去的时候,她终于等到了她要等的人。

    这个人,正是会绣‘花’的老道士。

    老道士站在官蕊的对面,道袍翻飞,胡须蓬‘乱’,鬓发却梳得一丝不苟。

    他是一个时常醉醺醺的酒鬼,但有时候他也是一个会很正经的道士,而此时此刻,他是一个特别正经特别严肃的道士。他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么严肃,让人根本不用很仔细的去看,能发现他眉宇间隐隐泛着一股凶气。

    老道士今天没有喝酒,所以他的身不带一丝丝的酒香。

    空气,却飘着一阵浓浓的酒香,这阵酒香是从另一个人身飘来的。

    白落裳站在老道士身后十步之外的地方,遥遥望着官蕊。

    官蕊也看见了白落裳,所以她的脸又有了如水温柔的笑意,轻颦浅笑,令白落裳不禁看痴。

    一个爱笑的美人,白落裳怎么可能控制得了自己不去喜欢?更何况这还是一个笑起来特别温柔的美人。

    正处在夕阳的光辉下的官蕊,清姿卓然,美的根本不像红尘凡人。

    白落裳真希望自己可以一辈子这么望着那个‘女’子,然而现实,他是不可能一直这么看着官蕊的。

    赭绫用手肘撞了白落裳一下,嘲笑道:“你每一次看见她,都会表现得好像一个白痴。”

    白落裳一边‘揉’‘胸’口,一边漫不经心的说:“看见美人,我要是不变成白痴,岂不是会显得更加怪?”

    “哼!”赭绫重重的瞪了白落裳一眼,“你直接说自己好‘色’不好了。”

    白落裳哈哈大笑,他从来不会否认他是一个好‘色’的人。

    男人好‘色’又什么怪?不好‘色’的男人才怪,如同段南山是一个十分怪的人。白落裳一辈子都不像变成段南山那样的男人,无趣,实在是没有意思。

    赭绫斜着眼睛久久的注视着白落裳,忽然,她莫名的说了这句话,她说:“我看我应该要恭喜你了。”

    “恭喜我?”白落裳微怔,算他再怎么聪明,也实在是猜不透‘女’人的心思,所以他想破脑袋也想不通这个‘女’人说话的意思到底是什么,“难道我今天会发生什么喜事?”

    赭绫翻着白眼冷嘲道:“你当然有好事要发生,难道你自己不知道吗?你又要惹麻烦了,你觉得这不应该被我恭喜吗?”

    白落裳抿着嘴,将头又转了过去。

    武嵬和岳北川也站在离他们并不太远的地方。

    “我哥呢?你把我哥‘弄’到哪里去了?”武嵬不敢离官蕊靠的太近,他只能站在白落裳的身后,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让白落裳挡在自己前头,他没理由的觉得,有这个人在自己前头,官蕊算再厉害,也不会动得了他。

    官蕊淡淡的看了武嵬一眼,却什么也没有回答他。但是,她看了岳北川一眼,只有一眼,之后她再没有看过这个人。

    岳北川那双一双漆黑的眼睛里,不知什么时候已染了空虚和寂寞,人一旦陷入了感情,会变成另一个自己,这个自己会难过,会受伤,会寂寞,会空虚。

    他的眼睛,仿佛已看见了死亡。

    如果官蕊从此再不看他,对他而言,且非是死亡?

    虽然很轻很细微,岳北川的身体在风颤抖了一下,他的嘴紧紧地闭着,也不知是到底是因为寒冷,还是因为害怕。他脸的沉重和落寞,在渐渐低垂的夕阳,不断扩大,不断加深。

    这时,不知从哪里传出了一声轻轻的叹息。

    这声叹息,是从白落裳的嘴里发出来的。

    他忽然有些可怜这个男人,他知道这个男人也是一个了官蕊的毒的男人。

    晚风阵阵,寒意涟漪。

    官蕊终于从落日的余晖里走了过来,她看着白落裳,笑微微的缓缓朝白落裳走来,带着最后的温暖的阳光,她的一颦一笑,总是那么动人心魂。轻步生‘花’,转眼已离白落裳不过三步之遥。官蕊静静的看着白落裳,静静的笑着说道:“公子觉得这里的落日怎么样?”

    恍惚,白落裳只答了一个字:美。

    落日,永远都旭日更美。

    只可惜,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落日再美,也不过是一种正在坠落的美,稍纵即逝,并不长久。

    白落裳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在官蕊的脸。

    赭绫的眼睛瞬也不瞬地盯在官蕊手那把水光‘色’的寒剑。

    风是冷的,剑更是冷的,连老道士的眼神也隐隐透出寒气。

    但是,官蕊的微笑却还是暖的,好像西山那快要落没的夕阳。

    官蕊低头看着手里的剑,微笑道:“这柄剑,我并没有用很长的时间。”

    白落裳安静的听着她说话。

    “我也不会用它太久,今天,或许是我最后一次用它。”

    白落裳睁大眼睛,他真的不懂官蕊说这话究竟是何意。

    官蕊缓缓抬眸,凝视住白落裳,脸的微笑带一丝浅浅的落寞,“如果你从来都不是一个喜欢多管闲事的人,好了。”

    白落裳皱眉,他不知道自己应不应该说话,如果应该说,那他要说些什么呢?

    官蕊没有等他说,她已经又垂下头去,微微一笑,说道:“还记得早答应过我的事情吗?”

    白落裳知道官蕊看不见,但他还是下意识的点头,他没有忘记他答应过官蕊的话。他答应过对今天的事,他只能当一个看客,他不能‘插’手。

    官蕊微催着头,淡笑道:“夕阳快落山了。”

    白落裳抿着嘴。

    官蕊回过头去,看着老道士,“如果季殷三没有死,今天来这里的应该是他。”

    老道士吐了一口浊气,慢吞吞的说道:“没有错,如果今天站在这里的是他,我或许还有很多时间去喝酒。”

    官蕊看了看武嵬身后那个面相丑无的男人,问道:“这个人是谁?”

    武嵬恶声道:“是一个可以替本大爷请嫂夫人回去的人。”

    这个丑八怪,官蕊不认得,白落裳却认得,是武嵬从牢房里放出来的那个被通缉的叫‘花’子,叫做邹凉。

    武嵬物尽其用,居然想到利用一个通缉犯来替自己杀人,也真亏他想得出来。

    这叫‘花’子虽然看起来不怎么样,本事也还不低,一套铁拳白落裳早已经领教过。

    官蕊看了看手的剑,微微皱了下眉。

    武嵬突然恶毒的笑了笑,“嫂夫人,还记得昨天晚我说过的话吗?我可是很希望能有机会看到嫂夫人‘飞鸿落日’的剑法,今天我要是不多带些人过来,又怎么能好好欣赏嫂夫人的绝妙剑法呢?”

    说完,他把手放进嘴巴里,吹了一声口哨。

    只见十多个黑影闪动,再看时,武嵬身后已围十多个提醒彪悍的大汉。

    岳北川惊讶的看着那些人,他居然没有发现武嵬还带了这么多人来这里。

    武嵬得意的大笑了两声,“要请嫂夫人回去,做弟弟的自然要做足准备才行。我怕两个人或许请不动嫂夫人,所以多喊了几个人来。”

    赭绫看不惯武嵬这副嘴脸,忍不住‘插’嘴道:“你一个草包还嫌不够,居然还敢多叫这么多草包,难道你不知道你这样做只不过是叫这些草包来白白送死吗!”

    武嵬立刻黑了脸。

    白落裳在赭绫身边拉了她一下,让她不要‘插’嘴这件事。可是赭绫一点也不把白落裳的眼‘色’看在眼里,她突然替官蕊说起话来,她指着武嵬的鼻子,气冲冲的骂道:“你这个草包还真是‘混’蛋,你家大哥也是一个‘混’蛋。”

    武嵬目眶‘欲’裂的瞪着赭绫,咬牙骂道:“臭‘女’人,你胡说八道什么!”

    赭绫哼了一声,“你家大哥为了娶官大小姐,把自己的青梅竹马给毒死了,难道还不算是一个‘混’蛋?”

    武嵬的脸由黑变绿。

    赭绫冷笑,“你家大哥以为这么多年都不出‘门’,他做过的事,能瞒得过世人?他过去做过什么,算你们把院墙修的再高,也会被墙外的人知道。算你们假装眼不见耳不闻,也无法瞒得过所有人。”

    白落裳吃惊的看着赭绫,因为他已经听出了赭绫说的是什么。

    在他与武巍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武巍曾自己承认过,他有过一个青梅竹马的恋人,他们约好一起饮毒殉情。可是,他在那个名叫沁儿的‘女’人饮下毒之后,放弃了自己的那杯毒酒。

    武巍是一个不喜欢喝酒的人,但是他喝酒的时候会放两只酒杯,一个是他的,另一个是为那个沁儿的‘女’人准备的。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