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王妃每天都要哄目录 > 第142章 墨司机开车失败

第142章 墨司机开车失败


    仿佛一切都在着火。-www.79xs.com-

    空气衮烫,呼吸灼热,之后的每一秒钟,都要把她烧成灰。

    顾长歌紧紧的攥着身下‘床’单,小嘴微张,全身布满粘湿的汗。

    墨君邪同样也是。

    他忍的难受,巨龙蓄势待发,宛如待命随时准备冲锋的将士。

    他仍努力的,在守护着崩溃前最后一道防线。

    顾长歌没点头。

    他在等,他有骄傲,并给她尊重。

    顾长歌咬着牙,她抖着身子,咿咿呀呀的哭。

    她一哭,墨君邪慌了。

    战场杀人他都没怕的,却败在小‘女’人的眼泪里。

    笨手笨脚的低着头去给她擦泪,粗粝的指腹擦过她的脸,心疼的不得了,“怎么这么爱哭?你不要我不做,哪还真舍得强了你?”

    擦了很久,她还是哭。

    墨君邪无奈的叹气,低头看身下,这一晚恐怕都要这么兴奋着了。

    他像是认了命,见顾长歌哭的小脸脏兮兮,转身准备下‘床’端水,好给她擦洗。

    哪想刚挪了一下,忽然一只小手抓住他胳膊。

    墨君邪立刻回头,安抚她,“我不走,也不做了,去给你打水擦身子。乖。”

    说着他用手轻轻拍拍她脑袋,作势又要走。

    顾长歌不松手,死死的拽着,墨君邪好,只好重新返回。

    他半跪在‘床’,往她脸前趴过去,“怎么了小东西?”

    不问还好,一问顾长歌开始后悔,脸红成了苹果,嗫嗫嚅嚅着不知说什么好。

    真不该去拉他的,怎么管不住这双手呢?

    他目光太强烈,顾长歌没多大会发现了。

    刚想躲掉,忽然灵机一动,顺水推舟,于是她轻轻抓过墨君邪的手,放在自己身前。

    “你!”

    墨君邪挑眉,眼底是兴奋和震惊。

    她不敢和他对视,羞得闭眼睛,原以为这暗示的已经很明显了,左等右等,没人压来。

    顾长歌无奈伸出小拇指,朝他勾勾。

    嗤的一声笑。

    几乎瞬间,墨君邪迫不及待跳‘床’,在她脸狠啾一口,打商量道,“同意了不许反悔了”

    “吓流。”她‘唇’红齿白,脆生生的骂。

    墨君邪蒗‘荡’的笑,他明显看到她往后一缩。

    哪里还由得她逃?

    天不遂人愿。

    墨君邪刚压来,‘吻’着‘吻’着有了感觉,帐篷外面传来争吵声。

    他蹙眉充耳不闻,只想干活。

    争吵声越来越大,似乎是‘女’人的声音,不出片刻,外面叫他的名字!

    “邪王!邪王!”

    “邪王!求见邪王!”

    顾长歌听了会,眨眨眼睛,对墨君邪说,“是姜淑媛。她来做什么?”

    “不管她来做什么,都惹到我了。”他冷漠着一张脸,二话不说的穿衣服,给顾长歌盖好被子后,嘱咐,“我出去看看。”

    一晚的火,正愁着没地方发,姜淑媛自己找‘门’来。

    那他成全她。

    墨君邪生着气,走路带风,眨眼功夫到帐篷外,帘帐在他身后飞舞,而后落下。

    帐篷里静悄悄的。

    想到来人是姜淑媛,顾长歌坐不住,好的很,于是忙披衣服,光脚下了地。

    她刚到‘门’边,听见姜淑媛的‘毛’遂自荐,“邪王!我来找你,是想跟您聊一聊您的终身大事?”

    “本王的终身大事,你有什么资格提?”冷言冷语,十分犀利。

    顾长歌窃喜,回答得不错。

    果不其然,‘门’外站着的姜淑媛因着这句话,一脸快要哭出来的表情。

    强忍了几下眼泪,她倔强的抬起头,哽咽的道,“是!我自知论身份尊贵,配不王爷!

    可是自古英雄配才‘女’,王爷想要得到的,我都可以助您成事!我可以一切都为了王爷!

    若是王爷隐居江湖,那我自然躬耕田园相伴左右,若是王爷要征伐天下,我必同你出生入死,金戈铁马!”

    瞧瞧人家第一才‘女’,说出来的话都是一套一套的,让人听了会忍不住觉得:哇好厉害。

    这段话说得好!

    顾长歌听了都要点赞,果然有学问的人,装‘逼’更容易。

    哪想墨君邪只用一句拒绝了,“哦,不需要。本王太好了,你配不,自荐枕席的嘴脸……”

    他轻笑了声,”本王当真看不。”

    “王爷!”姜淑媛哭出声,身后连连叫他,“你为什么都可以给小妾机会,却不给我机会呢?”

    墨君邪头也没回,很快进了帐篷。

    斜斜的风吹来,吹‘花’姜淑媛的眼睛,明明墨君邪那么羞辱她,她应该恨的!

    可他离去的背影都太‘迷’人。

    姜淑媛胡‘乱’的擦了擦脸,风将面颊吹的冷冰冰,她握紧拳头。

    只有她能得到他,谁挡在前面,她除了谁。

    她要一步步往爬,爬到能够让他看得到的地方。

    …

    墨君邪哪管姜淑媛什么心思,打发都懒得打发,多说几句话都不乐意,匆匆回了帐篷。

    进‘门’和小‘女’人大眼瞪小眼。

    他低头往下看,见她光着脚,蹙眉拦腰把她抱起,送到‘床’。

    将她的脚放在掌心,擦干净暖了暖,“谁准你不穿鞋下‘床’的?”

    顾长歌晃着双‘腿’,瘪瘪嘴,“你怎么不答应,人都那么说了,你种地她给你施‘肥’,你打仗她替你送死,你居然那么拒绝姜淑媛?”

    知道她是故意酸的,墨君邪斜她,“如果换成你呢?我种地你会怎么办?我打仗你又会怎么办?”

    “你种地时我歇着,我懒,你打仗时我在家,怕死。”她嘻嘻笑,“你是不是特失望?”

    墨君邪往‘床’一躺,拽着她一并躺下。

    把她抱在怀里,才开口说,“没,我喜欢你这样的。偷懒又怕死,我都喜欢。”

    “切!”她长长的哼,心里却甜化了。

    墨君邪嗯了声,“小‘女’人得宠着才有味,越是宠着,越是鲜美可口。”

    他熄灭灯,在她脸亲下,“睡吧。”

    “不……不继续了吗?”

    墨君邪一怔,死妖‘精’一句话,把他撩起来了。

    然而,想到今晚坎坷的血泪史,他选择放弃。

    “下次找人算下黄道吉日,看哪天易同房。”他的脸埋在她颈间,“然后把你锁在‘床’,一次吃个饱。”

    “……”不要脸。

    次日顾长歌醒过来,发觉身在自己帐篷。

    墨君邪什么时候把她送回来的,她都不清楚,不过他做事从来都很稳妥,顾长歌很安心。

    稍微在心里甜蜜蜜了片刻,帐篷外忽的传来顾酒薇的呼喊声,招呼她赶紧出去。

    时间匆忙,顾长歌胡‘乱’洗了把脸,往外走。

    俩人碰面,顾酒薇跟她说,“李廷山的事情查出来了,居然和邪王有关,现在李‘侍’郎正缠着邪王讨要说法呢!”

    糟糕!

    昨晚只顾干坏事,把原先要问的这件事,给忘掉一干二净!

    说什么都晚了。

    顾长歌心里担忧,拉起顾酒薇走,“我们看看去!”

    阉个人不是大事,大大在阉的是本朝官员的儿子,良帝必须得端正公平的处理这件事,不然难以服众。

    顾长歌现在只想知道,墨君邪会受到什么样的惩罚?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