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sRootTitle}
88必发娱乐平台 > 大汉龙骑目录 >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徐州之战(109)

第一千五百一十二章 徐州之战(109)


    赵云遇到了麻烦,连他自己也没有想到,本来是要找敌军的屯粮所,结果‘阴’差阳错却‘摸’到了敌军骑兵的屯营,也就是说从一开始他们的判断就是错误的,其实这完全在预料之中,毕竟以往出现这类的情况,往往都是谍探在获知情报之后他们才会突袭敌军,这种情况下他们几乎没有失手过。.最快更新访问:щщщ.79XS.сОΜ 。

    可是这一回不同,不仅谍探没有消息,斥候更一无所获,在这一点前提之下,要找到敌军的屯粮点,无异于大海里捞针,所以他此行出现任何情况都不意外,甚至关羽送行前更多的还是在考虑他的安全,让他安全去安全回,至于能否有所收获,完全是抱着听天由命的心态。

    果不其然,虞县扑空,拳父县更遇到敌军的骑兵营,也许他们在单兵上实力79小說军来完全不济,可是人家兵力摆在那里,刘澜赵云根本就不敢多坚持,只能向北撤退,一路向北,当所有人都以为他要进入成武县时,却出乎意料的转向向东,进入了山阳境内。

    然而赵云却绝不会想到,因为许子将先后进入山阳与萧县,曹‘操’早已在这里暗中部署了部队,虽然看起来有些守株待兔的样子,可却也能折‘射’出此刻曹‘操’的心情,他实在经不起许子将这般袭扰,只能如此。

    结果这一回徐州军并没有进入这两处,本以为多此一举的举动,没想到最后却起到了绝佳的效果,当曹纯的追兵将消息传递回去之后,曹‘操’立即派出斥候通知正在山阳驻守的曹军部队。

    虽然接到消息有点晚,但是他们本来就是在边境不妨,所以这一下赵云想要返回沛县,就必须要突破他们,否则,随他进入兖州的三千龙骑军就只能被留在山阳,成为近年来龙骑军又一次的重大失利。

    其实多年来龙骑军真正能够称得上失利的战役不多,就算是在洛水河畔与麴义‘交’手,虽然明面上他们最终安全撤退,但这一仗的损失,却被刘澜认定为一次惨重失利,可以说这一次的失利是龙骑军成军以来最大的一次损失。

    而过半的损失,也加速了刘澜对重骑军的组建,对付麴义和他帐下的先登死士,其情报毫无胜算,正是在这样的失利下近卫军成立了,但最让人绝望的是,辉煌的重骑军并没能如刘澜意料之中一样大杀四方,在与陷阵营的‘交’手中同样付出了代价,虽然最后陷阵营与高顺都成为了阶下囚,但结果都一样。

    其实这并不是重骑兵或是轻骑兵作用没有那么明显,而是说兵种的相克,恰好让这两大骑兵兵种遇到了天敌,这不得不说是他的疏忽,没能让部队避免与这样的天敌‘交’手,这就似田忌赛马,身为主将,你不就要决定一场战役的作战方案,还要避免上等马碰敌方上等马,这样的拼命方式,就算胜利,也会损失惨重。

    所以他才会主动揽责,在第二次徐州之战后亲自鼓舞近卫军,好在,陷阵营如今在他手中,虽然这支部队现在处于无主状态,高顺还在刘澜招待之中,虽然对于他的投诚依然遥遥无期,但是刘澜可以去等,一旦他同意出仕,那么在他的‘精’锐兵种之中,又会多出陷阵营,这是刘澜目前日思夜想都想得到的一支部队。

    也许他的人数很少,可是只要刘澜愿意,以徐州的财力和士兵的‘精’锐程度,完全可在一瞬之间组织起来一支超越原陷阵营数倍的新陷阵营。

    试想一下,原本只有八百人陷阵营的变成三千人甚至是一万人,这支重装步兵将何等恐怖?这完全就是古代时候的特种部队啊,有这样一直部队存在,什么样的坚固堡垒攻不破?

    所向披靡啊,这样的情况想想都会让人兴奋,不过这一日就目前来看,还遥遥无期。

    但现在,赵云遇到了麻烦,当面前出现曹军的一刻,他知道这是最后的麻烦,能否按期回到沛县,首先就要解决面前的麻烦。

    “所有龙骑军的将士,想活命的,随我杀出一条生路!”

    赵云一马当先冲向了敌军,面对曹军严密的阵型,发起了猛烈进攻

    其实曹军的人马并不多,也不过就五千人,但是他们却把守着进入沛县的要道,所有他们人数虽然多,但是面对骑兵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然而他们却占据着地理,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曹军刻意挑选的截击路线,所有道路狭窄,不利于骑兵发挥。

    可在只有华山一条道的情况下,这样不利的一面赵云又哪里能顾得上,瞬间便冲杀而去,霸王弓弯弓搭箭,随着他的弓箭‘射’出,身后的龙骑军手中的弩箭同时‘射’了出去,而曹军也不甘示弱,手中的长弓也同时‘射’向了龙骑军。

    龙骑军的弓箭所剩无几,这一‘波’之后,就彻底见地了,可是效果却兵不明显,大多都被敌军的的巨盾挡下,而曹军的箭矢则更像是雨滴一般,虽然龙骑军靠着手弩当下不少,但最后很多人还是不幸中箭。

    没有了弩箭,赵云只能选择猛攻,好在他们是骑兵,很快就冲杀上前.

    “杀啊”

    赵云一声厉吼,带着三千龙骑军向曹军猛扑而去,面对敌军骑兵快速前进,曹军将领不断下令‘射’箭,长箭被曹军纷纷‘射’出,只听得龙骑军中不断有惨叫哀嚎声传来,这种情况很是少见,平日里都是他们将敌军‘射’成刺猬一般,哪像今天自己被敌军‘射’的狼狈不堪,惨不忍睹,虽然都穿着丝质内衣,可是一支箭两支箭也许不碍事,可几十支‘射’来,内衣根本就失去了它因由的作用,甚至瞬间毙命而亡。

    这样的不利局面很快就结束了,他们靠近了敌军,而敌将虽然赵云不知晓是谁,但是却绝对有一手,阵型严密,他们想要破阵而去,并没有那么容易,赵云向前冲了几次,无一例外都被‘逼’退。

    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张飞,完全可以通过他的蛮力直接突破敌军的盾牌护卫,可赵云则没有张飞这样的能耐,响起猛冲几回,没有任何效果,身后跟着他的士兵也不断奋战着,可除了个个悍不畏死,和他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

    前路被这些执盾士兵封死了,可想要逃生,就得突破他们的防御,不然的话,要么选择绕路,要么就只能死战,最后能不能突出去不知道,可一旦曹纯的虎豹骑追过来,他们这三千人就都得死在这里。

    选择其他方向突围,要么就是走昌邑北上东平国,要么就是转道进入任成郡,借道鲁郡返回徐州,但是此行都是在曹‘操’的控制范围,会不会出现意外,赵云不敢保证,也许一路安全,也许麻烦比现在还大,在这样未知的情形之下,以赵云的‘性’格显然是不会去赌的,所以只能继续向曹军发起进攻。

    三千龙骑军继续进攻,战斗从最初的试探直接进入到白热化的厮杀,龙骑军使用木柄长枪,不断突刺着曹军的巨盾,不断重击着,想要打开一个缺口,可是他们这样的突刺效果不仅不明显,反而还被盾兵身后使用长兵器的矛兵不断挑杀,而且曹军不仅伤人,还伤马,有些人也许躲过了敌军的致命一击,可战马却被刺挑而亡,到底之后将龙骑军重重甩脱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以巨盾为界,战马和龙骑军的死尸越来越多,甚至不断变高,赵云大吼一声,驾驭着白龙猛冲之际突然一跃而起,白龙马如同化身为龙马一般,好像飞了起来,直接从巨盾和执盾的士兵头顶上空飞过,冲入矛兵营和盾兵的空地前,左右格杀,居然被他就这样戏剧‘性’的破了一个口子。

    赵云越杀越勇猛,大吼一声,居然将一名提着巨盾的曹军直接就高高挑了起来,龙胆枪一转,直接向矛兵营抛了过去,立时矛兵营‘乱’作一团。

    趁着这个机会,龙骑军快速杀来,曹军将领意识到阵型已经被突破,想要重新整队,可是赵云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带着龙骑军直接就朝着东南方沛县的方向猛冲而去。

    其实曹军的人马并不多,也不过就五千人,但是他们却把守着进入沛县的要道,所有他们人数虽然多,但是面对骑兵并没有任何优势可言,然而他们却占据着地理,因为这里本来就是曹军刻意挑选的截击路线,所有道路狭窄,不利于骑兵发挥。

    可在只有华山一条道的情况下,这样不利的一面赵云又哪里能顾得上,瞬间便冲杀而去,霸王弓弯弓搭箭,随着他的弓箭‘射’出,身后的龙骑军手中的弩箭同时‘射’了出去,而曹军也不甘示弱,手中的长弓也同时‘射’向了龙骑军。

    龙骑军的弓箭所剩无几,这一‘波’之后,就彻底见地了,可是效果却兵不明显,大多都被敌军的的巨盾挡下,而曹军的箭矢则更像是雨滴一般,虽然龙骑军靠着手弩当下不少,但最后很多人还是不幸中箭。

    没有了弩箭,赵云只能选择猛攻,好在他们是骑兵,很快就冲杀上前.

    “杀啊”

    赵云一声厉吼,带着三千龙骑军向曹军猛扑而去,面对敌军骑兵快速前进,曹军将领不断下令‘射’箭,长箭被曹军纷纷‘射’出,只听得龙骑军中不断有惨叫哀嚎声传来,这种情况很是少见,平日里都是他们将敌军‘射’成刺猬一般,哪像今天自己被敌军‘射’的狼狈不堪,惨不忍睹,虽然都穿着丝质内衣,可是一支箭两支箭也许不碍事,可几十支‘射’来,内衣根本就失去了它因由的作用,甚至瞬间毙命而亡。

    这样的不利局面很快就结束了,他们靠近了敌军,而敌将虽然赵云不知晓是谁,但是却绝对有一手,阵型严密,他们想要破阵而去,并没有那么容易,赵云向前冲了几次,无一例外都被‘逼’退。

    这样的情况,如果是张飞,完全可以通过他的蛮力直接突破敌军的盾牌护卫,可赵云则没有张飞这样的能耐,响起猛冲几回,没有任何效果,身后跟着他的士兵也不断奋战着,可除了个个悍不畏死,和他遇到的情况如出一辙。

    前路被这些执盾士兵封死了,可想要逃生,就得突破他们的防御,不然的话,要么选择绕路,要么就只能死战,最后能不能突出去不知道,可一旦曹纯的虎豹骑追过来,他们这三千人就都得死在这里。

    选择其他方向突围,要么就是走昌邑北上东平国,要么就是转道进入任成郡,借道鲁郡返回徐州,但是此行都是在曹‘操’的控制范围,会不会出现意外,赵云不敢保证,也许一路安全,也许麻烦比现在还大,在这样未知的情形之下,以赵云的‘性’格显然是不会去赌的,所以只能继续向曹军发起进攻。

    三千龙骑军继续进攻,战斗从最初的试探直接进入到白热化的厮杀,龙骑军使用木柄长枪,不断突刺着曹军的巨盾,不断重击着,想要打开一个缺口,可是他们这样的突刺效果不仅不明显,反而还被盾兵身后使用长兵器的矛兵不断挑杀,而且曹军不仅伤人,还伤马,有些人也许躲过了敌军的致命一击,可战马却被刺挑而亡,到底之后将龙骑军重重甩脱在地,再也站不起来。

    以巨盾为界,战马和龙骑军的死尸越来越多,甚至不断变高,赵云大吼一声,驾驭着白龙猛冲之际突然一跃而起,白龙马如同化身为龙马一般,好像飞了起来,直接从巨盾和执盾的士兵头顶上空飞过,冲入矛兵营和盾兵的空地前,左右格杀,居然被他就这样戏剧‘性’的破了一个口子。

    赵云越杀越勇猛,大吼一声,居然将一名提着巨盾的曹军直接就高高挑了起来,龙胆枪一转,直接向矛兵营抛了过去,立时矛兵营‘乱’作一团。

    趁着这个机会,龙骑军快速杀来,曹军将领意识到阵型已经被突破,想要重新整队,可是赵云哪里会给他这样的机会,带着龙骑军直接就朝着东南方沛县的方向猛冲而去。



(← 快捷键)返回目录页(快捷键 →)